“林师兄!”

    “林师弟!”

    敖玉,敖仪是大喜过望。

    水面之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一身玄色道袍,青年身上带着一股子浓郁,缥缈的出尘之气。

    林渊这半年一直在消化体内的底蕴,在敖玉,敖仪提及他名字之时,却在第一时间被他的紫微斗数所感应到。

    此时那白原神将也已经反映了过来,轻轻摇摇头道。

    “林公子,你不应该来的,介入金湖龙宫的家事之中,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这是何苦呢?”

    闻言,敖玉眉头一皱,敖仪神色有些愧疚的望向林渊道。

    “不必如此,都是同门!”

    “也罢,既然林公子执意要趟这趟浑水,本神将今日便是将你一并拿下!请敖撼殿下治罪!”

    白原神将却是担心夜长梦多,林渊在阵法易道之上的造诣,令人忌惮,必须要抢在对方布下阵法之前。

    话音落下,白原神将手中出现一枚三河潮音叉,一道滚滚水光朝着林渊而来,浩荡神力震动刹那之间这片运河河段都化作了一片浩瀚法域。

    那正是神祗最为强横的一点,法域加持神道法器,只要身在法域中,战斗力远远在一般的同阶修士之上。

    敖仪,敖玉两人面色一变,当即便要出声提醒,转瞬却是目光一愣。

    林渊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那这位白原神将,这尊神将神具神位,但也只是一尊小神,以他天仙级别的位格,在神庭中也是上神级别的存在。

    普通正神和上神级别存在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只是林渊倒也没有显露天仙之力,仅仅只是动用了天一水母神符神仙一道的法力。

    目光望去,风轻云淡的伸出一只手掌,朝着虚空一抓。

    而涌动而来的碧波法域之力凝滞在虚空中。

    “法力不错哦!”林渊神色略为带着一丝笑意。

    白原神将却只感觉对方一只手抓来,如同山岳,体内的本命神祗符箓如同遇上了高阶存在,全身神力凝滞,便是连自身的神道法器也无法动弹分好。

    白原神将此时大汗淋漓,心中又惊又怒,他在金湖龙宫六大神将中足以排名前三,却抵不过对方的一只手掌。

    “这是法域压制?”

    敖仪,敖玉面色微惊。

    神庭正神论及战斗力通常都在一般同阶修士之上,因为有着手中执掌神祗法域,但是神祗也有个极其明显的弱点。

    一旦遇上更加高阶的神祗,尤其是同属性的神祗,很容易被压制。

    对方的实力竟然不知不觉已经抵达了整个境界。

    林渊随手一拍,一道沛然不可挡的力量透过那三河潮音叉轰中白原神将身躯,将其神躯震散,与此同时一缕缕神力化作一张符箓将其镇压在原地。

    这就完了!

    敖玉,敖仪兄妹两人面色动容的望着这一幕。

    林渊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天一水母神符哪怕还在十二层圆满境界,距离天仙级数所代表的十三层到十六层还有一段距离,却也不是一尊神将所能够媲美。

    “两位,我们换个地方吧!”

    说着林渊随手一抓,那道神符将白原神将吸入其中,林渊卷起两人化作一道流光出现在一座山坡之上。

    这里出现了一座宫阙,宫阙周围玉宇琼楼处处。

    这是林渊炼制的一件法宝。

    敖玉,敖仪此时仍然还在震动与林渊的强横,然而下一个念头闪烁,已经不由自主的出现在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宫阙当中。

    这明显是一座能够随身携带的洞天类法宝,敖玉却是目光有些不敢相认的望向林渊。

    似乎是一段时间,对方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这种变化对于金湖龙宫而言,明显是件好事。

    云阁内,三人落座。

    兄妹两人道谢之后,对视一眼,敖玉开口道。

    “林师弟,按理说金湖龙宫的家事原本不应该将你卷进来,但此事恐怕只有你能够帮我们了!”

    旁边,敖仪也苦笑着望向林渊道。“是啊,林师弟,此次我等前来,实乃是有着一事相求!”

    “我也十分好奇,二位为了何事,竟不远万里迢迢,前来神都寻找在下!”

    林渊神色轻轻一笑,眼眸中泛着异色。

    对于金湖龙宫一脉,印象倒还不错,前段时间那金湖龙君还替他拖住了一个地仙,虽然只是为了偿还他的一分人情,但出手了就是出手,比起某些不靠谱的骑墙派好的多。

    便是凭借着这份情面,只要不是一些过分的要求,林渊会酌情考虑一二。

    闻言,兄妹两人对视一眼,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当下敖玉便道:“敖玉此来,主要是想请师弟出山,助我兄妹二人一阵!”

    原来是申公豹搬救兵来了,林渊特意看了一眼两人,还是神情不变望着两人,等着二人的下文。

    敖玉又道。

    “这事情还出在了上一代的龙君之争上!”

    “那敖撼乃是元溟龙宫的龙子之一,而且嫡系的龙太子,当初我君父不过是庶子,但是在龙庭考核中,却被我父摘得桂冠,夺下了那金湖龙宫龙君之位,只是这位敖撼太子却一直耿耿于怀,此次勾结数尊元溟洋的妖王前来,我君父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

    说着,敖玉轻轻一叹道。

    “此前,我君父为那敖撼和洪湖龙君构陷,诬陷君父违反天规,放纵手下神将为祸人间等数十条罪状,之前已随元溟龙宫的仙使前往天宫申辩,目前金湖龙宫全靠母后借助着金湖水系一力维持才得以保存自身,此次打发我二人出来,主要想请我二人,前往一地,请一位叔伯出面主持龙宫运转,只不过目前龙宫正在被众多妖王觊觎,尤其是一部分水脉,被一些妖孽操控,十分不利于我金湖龙宫!”

    “若是惊动四海龙庭与天宫,哪怕是我君父无罪,也会被认为德不配位,会被调离金湖龙宫。”

    “林师弟,我知你也身怀河伯神力,母后在我等临行之前,曾经开口道,若是承渊仙派的师兄弟们愿意助我金湖龙宫暂时执掌一部分水运,不被众妖所侵蚀,事后无论是仙家秘籍,亦或者神兵宝物,我金湖龙宫都可以一力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