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大雪,地面已经变成了一片白色。

    院子传来了座敷童子和萤草她们的欢笑声。

    雪女独自坐在屋顶的栏杆上,身上依然只是穿着一件很薄的长裙。

    不过,她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寒冷一样。

    陈北北躺在床上,玩着阴阳师。

    冬天的到来,让玩游戏也变的困难了起来。

    手伸在外面,会比较冷。

    如果是躲在被窝里的话,呼出来的气,会迅速凝结在手机屏幕上,让触屏变的模糊且不灵敏。

    现实中下雪,阴阳师的游戏界面上,也已经飘起了雪花。

    这是一个很新奇的设定。

    不过庭院里的式神们,依然还是穿着以前的衣服,站在雪下。

    显得有点可怜。

    陈北北做完日常任务,就退了出来。

    玩的太久,手已经冻的很冷了。

    手机推送的新闻里,有一条新闻引起了陈北北的注意。

    “下雪的天气,一个老人掉入了结冰的池塘里,被一个男人救了起来。生命无碍!”

    新闻的图片上,一个男人赤膊着上身,站在老人的身边。一旁是围观的群众。

    能跳入结冰的池塘里救人,无疑是值得去尊敬的。

    但是,这并不是吸引陈北北的原因。

    真正吸引陈北北的是,照片上的一个围观群众。

    青衣和尚!

    这么长时间没有那个和尚的消息了。

    从第一次钓鱼的时候遇到他,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

    秋天也已经变成了冬天,没有想到,会在新闻里面看到他。

    和尚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很平静。

    他的眼睛看着躺在地上的老人。

    只是看着,没有善意,也没有恶念。

    “小络,我给你讲一个关于雪的故事吧。”

    挂在树枝上的男人突然说到,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小络新妇还没有回答,那个男人便已经开始讲起他想起的故事了。

    “我的第十一个女人,就是在下雪的时候认识的。那一天我在外游玩的,路过一家小屋的时候。天上下起了雪,回家已经不方便了。

    于是我就向小屋的主人借宿了,是一个美艳的妇人。问起她的丈夫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然后悲伤的说道:‘他已经死了。’

    雪下的越来越大,来时的路,也已经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了。

    大雪一连下了七天,在第七天的夜晚。

    妇人来到了我的房间里。

    她的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的小酒瓶,身上散发着热气。走路的时候,东倒西歪,最后倒在了我的床上。

    雪白的手,燥热的身体,让这个下雪的天,也不那么寒冷了。

    然后,如你所想,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这已经是吊死鬼讲的第十一个故事了。

    每次结局,都是如你所想之类的。

    小络新妇也慢慢明白了,那个如你所想指的是什么了。

    “又是这样。大叔,你真的很可耻哎。”

    小络新妇鄙视的说道。

    吊死鬼晃了晃,脸上没有表情,也不再说话。

    有些东西,只有经历的人明白。

    小络新妇从蛛丝上滑到了雪地里:“好冷……”

    “哈哈哈,小络怕冷的话,就去主人的被窝里吧。”

    萤草笑着说道。

    “不去。”

    小络新妇开始在雪地上跑起来了,八只尖细的脚,让雪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

    “陈北北,你在看什么呢?”

    陈厌的声音猛然响起,吓了陈北北一跳,手机差点砸脸上。

    “陈北北,你也关注这个新闻啊?”

    陈厌继续说到,显然她已经看到了陈北北手机屏幕上的那个新闻。

    不过新闻一般是大数据推送的,陈厌居然可以和陈北北同时看到这个小新闻,还是比较奇怪的。

    “怎么,你也看过?”

    陈北北问道。

    “嗯,昨天就看到了,就是落樱城里发生的事情。”

    原来是昨天发生的事情,陈北北还没有注意到。

    “原来是昨天的啊。”

    “是啊,不过这个新闻,今天更火了。”

    “为什么?”

    “因为,新闻里那个被救起来的老人,今天淹死了。还是那个结冰的池塘。”

    陈厌故意压低声音说的,显得有些神秘。

    “不会吧?”

    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还是比较奇怪的。

    陈北北有点不相信。

    “不信的话,我搜给你看。”

    陈厌快速搜出了那条新闻,然后把手机递给了陈北北。

    “昨日被救起的老人,今天早上在池塘溺亡。”

    新闻里面有很多的文字描述。

    但是这些都不如最后的那一张照片。

    结冰的池塘里,一个老人被冻在了水面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了。

    原来这个新闻热度还是挺高的,陈北北和陈厌可以同时收到,也就可以理解了。

    对于老人的死。

    下面的评论有很多猜测。

    有说是自杀的,被人救起之后,然后选择了再次自杀。

    也有说老人的寿命已经到了,救都救不回来的。

    各种各样的都有。

    但是陈北北的脑海中,却浮现了那个和尚的模样。

    和尚的出现,只是巧合吗?

    明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那个和尚了。

    他一出来,结果就发生了这么奇怪的事情。

    这让陈北北有些怀疑。

    不过现在陈北北不知和尚现在在哪里,自然也没有办法去找他。

    只能等着以后遇到的时候,多留意一下了。

    “陈北北,你想什么呢?等下我们要出去玩哦。座敷童子和萤草她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玩什么?”

    “只是出去看看雪,到处走走。妖怪们好像很喜欢下雪呢。”

    “好吧。”

    按理来说,下雪的时候,天气那么冷,路也不好走。

    应该是被讨厌的一种天气。

    但是,似乎很多人都会喜欢这样的天气。

    这大概是因为下雪的时候,比较少吧。

    或者,是喜欢那种整个天地之间,都是一片雪白的感觉。

    特别是早上起来,雪还没有被人踩踏过的时候。

    那种感觉确实很好。

    “雪女呢?”

    式神们已经都在院子里集合了,唯独雪女一个人没有来。

    “我在这里。”

    雪女的声音很轻,是从上方传来的。

    大家抬头看去,雪女正一个人坐在屋顶的栏杆上。

    雪白的小腿,悬空晃动着。

    随后,雪女身体向前一倾,跳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