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反杀

    这白袍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准炼丹师大赛后被秦朗差点打成猪头的林岩手下,小六!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秦朗暗道倒霉。

    现在正是自己疗伤逼毒的关键时刻,一旦停止疗伤,不但前功尽弃,毒气反噬,危害更大,甚至会在自己体内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影响今后的成长!

    考核密境会在外门弟子进入数个时辰后将一百名内门弟子传送进去,猎捕外门弟子,阻止他们晋级内门。

    只有在这种严酷考核,在内门弟子猎捕下逃脱抵达终点的前一百名外门弟子才能通过考核!

    为了保证考核的公平性,这一百名内门弟子会随机出现在密境内任何地方。

    而小六传送进密境的地方恰恰离秦朗和噬神鼠战斗的地方不远!

    一进来,不但白捡了一颗五级内丹,而且还遇到了让他恨之入骨的仇人——秦朗!

    小六真得很兴奋!

    心中早已想弄死秦朗千百回,老大林岩更是为了对付秦朗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没想到自己一进来就遇到了正在疗伤的秦朗!

    一想起当初数万人面前被秦朗狠狠扇了两巴掌,还被在屁股上踹了一脚,小六眼中不由泛出一抹怒火:

    “秦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你是准炼丹师考核大赛后被我打成猪头的小六?”

    秦朗扫了一眼白袍青年,一脸不屑,淡淡道。

    这个时候越激怒对方,对方就越会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不会轻易对自己动手,这样才能拖延时间,让自己完成疗伤!

    果然,被秦朗揭了伤疤,小六顿时双眼瞪得浑圆,暴怒不已:

    “你区区一个外门弟子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当初若不是数万外门弟子一起围攻,你以为我们会怕你?”

    “外门弟子怎么了?还不照样打你这个内门弟子!还不照样斩杀五级妖兽!我纵然有现在有伤在身,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秦朗冷笑连连,鄙夷的看向小六。

    小六一愣,他也猜到那头五级噬神鼠肯定是被秦朗斩杀,现在听到秦朗亲口说出来不由心中发寒!

    五级噬神鼠,堪比武士三重的存在,自己看到也只有逃跑的份,秦朗竟将之斩杀了,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过很快小六就把心中的恐惧挥之一去:他的实力再强又如何,现在身中剧毒,连动都动不了,还不任由自己随便拿捏!

    “哈哈哈,我发现你很牛逼啊,身受重伤说话还这么嚣张,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你!”

    小六站在秦朗身前,得意洋洋,居高临下道。

    “你敢!击杀同门,同样会被宗门轰杀,难道你也不想活了!”

    一旁,云儿娇喝一声,对小六怒目而视,她最看不惯这种借势耀武扬威的小人,开口警告道。

    “呵呵,我什么时候说要亲自杀你们了?我只要现在给你们一人一掌,打断你们疗伤,毒液反噬,你们都会毒发身亡,而宗门却对我无可奈何,哈哈哈!”

    小六一脸的小人得志,仰天大笑。

    “现在我先伤了你的小女友,让你亲眼看着她毒发身亡,在痛苦中死去,然后再送你上路!”

    小六迈步向云儿走去,让秦朗眼睁睁看着最亲的人死去,那种感觉,肯定比直接杀了秦朗还要让人爽快!

    “对付一个女孩算什么男人!你要敢动云儿一根头发,信不信我拼着毒液反噬也要将你当场击杀!”

    秦朗面色一寒,厉声警告道。

    小六脚步一顿,脸色一僵,以秦朗足以击杀五级噬神鼠的实力,如果真拼个鱼死在自己背后偷袭,那自己可就成冤死鬼了!

    “哼,那我就先送你上路!”

    目光陡然一寒,小六一掌直接拍向秦朗胸口!

    这一掌下去秦朗虽不会当场毙命,但体内毒液必定扩散至全身,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还差一点点!”

    看着小六手掌离自己越来越近,秦朗心中焦急万分,就差一点点自己就能够将体内的毒液全部逼出!

    生死危机的强压下,秦朗体内功法运转达到了极致,在小六手掌距离自己不足半尺时,中毒的手臂猛然挥出,手掌与小六手掌猛然对轰在一起!

    “嘭!”

    秦朗身体一阵摇晃,脚步踉跄,而小六直接被一掌击飞,向后重重摔去,体内同时发出八道内劲炸裂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吼间一甜,小六猛得喷出一大口鲜血,不可思议的看向秦朗,他不是中毒身受重伤吗,为什么还如此厉害?

    “哼!你以为拼死一击,我就会饶过你的小女友了吗?”

    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小六拭去嘴角血迹冷笑道。

    刚才秦朗中断疗伤出手,肯定毒液反噬,现在已经离死不远了!

    “谁说我刚才是拼死一击了?”

    秦朗同样冷笑,刚刚生死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终于将所有毒液逼出体外,而后直接用八重浪将所有的毒液以内劲轰入小六体内!

    现在小六五脏六腑已经被毒液侵蚀,命不久矣!

    对于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秦朗下手从来不会手软!

    小六一愣,下一刻体内剧烈的麻木感和疼痛感同时传来,脸色骤变:

    “你竟……竟把毒素轰入到我的体内!”

    麻木感瞬间遍布全身,小六喉结一阵耸动,心中满是不甘,刚才明明差一点就可以要了秦朗性命,可结果杀人不成,却被反杀!

    视线越来越模糊,小六整个人直挺挺栽倒在地,意识迅速变得模糊,双眼兀自瞪得浑圆,死不瞑目……

    “内门弟子果然富有啊,单单宗门积分就有一百三十万!”

    秦朗将小六所有的宗门积分划到他令牌上,又搬空了小六储物袋内的所有东西,包括之前被小六拿走的五级内丹。

    “少爷,我已经将毒液完全逼出体内了。”

    云儿站起身来兴奋道,刚才少爷为了保护自己,宁愿用他的命来换,自己实在太幸福了!

    “少爷,刚才这名内门弟子说……说我是你的小……小女友……”

    鼓足了勇气,云儿俏脸上有着一抹羞红,吞吞吐吐道。

    正在清点小六储物袋内修炼资源的秦朗身体一僵,干咳一声,摆手道:

    “咳咳,死人的话怎么能当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