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你们一个个,不过打了一架而已,休息了这么久,气息都还没有调整好。还有,你们多用了一半的时间才将他们打倒在地!如果对方的体力充沛,输的不一定是他们!所以,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

    虽然他们不会用招式,只会用蛮力。但他们毕竟是成年人,而且也是长期当侍卫的人。

    不管是在身体素质方面,还是在力量上面,都不是现在他们能够比拟的。

    只有速战速决,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对方丧失战斗力,才是取胜的关键。时间一旦超过了,那么输的可能就是他们自己了。

    “刚刚最后那几个人,还需要你们全部合力才能解决。为什么?你们想过没有?”

    “这不是你们平时相互之间的比试,这是实战!是战场,是要出人命的!不是你死就是他亡,自然是想用尽各种方法了,而你们,还在讲究什么招式?”

    “怎么?都想死吗?”

    面对她的训斥,大家都低着头,默不作声的站成一排。

    刚刚击败对手的喜悦之情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自责。

    “下去,不许吃晚饭,全都去扎马步反省!”

    “是。”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很快,他们就消失在了大家的面前。

    “你你你……”

    “你将我们的人打伤了,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寒冰回过头,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嬷嬷?

    脸上全是褶子,都老成这样了还想替苏云灵出头?

    刚刚用手指着她鼻子的事情她都不计较了,现在又要将什么帽子扣在她头上?

    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老嬷嬷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居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不是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让开!”

    “有娘生没娘教的下贱东西!你不睁开你的狗眼瞧瞧,你这是在跟谁说话!”

    寒冰拳头紧握,她不停的在心里劝告自己,这是一个老人,一个疯子,她不能动手,不然,她怕自己的掌风就能直接将她给打死!

    被狗咬了自然不能咬回去,但是可以找狗主人算账不是?

    她猛地转过身,大步走向了苏云灵。

    不好!

    见到她的举动,一个身影快速的掠来,挡在了苏云灵的面前。

    寒冰眼睛一眯,严敬文!

    他的速度可不像是一个采购该有的啊……她是不是在这里安逸日子过久了,连看人都看不准了?

    看着寒冰的眼神,严敬文心里也知道,他的身份怕是瞒不住了。

    “寒姑娘,苏小姐不能碰。”

    “既然你敢挡在我的面前,自然是胸有成竹了?”

    “不!我可能连姑娘一招都接不下来。”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更何况,他是亲身经历过的。

    虽然那一次,他为了隐藏实力,并没有躲开。但寒冰那一拳的速度和力道,也不是他想躲开就能躲开的。

    并且,他清楚的知道,她只是用了一成的力道而已。

    “但我不能退,还请姑娘谅解。”

    寒冰的眼神透过严敬文的肩膀看向了他身后的苏云灵。

    苏云灵也在看着她,只是,她的眼睛里满是骄傲和得意。

    好像在说,你看,整个王府的人都护着我,你能将我怎么样?

    她好像的确是不能把她怎么样。

    瞧,不仅仅是严敬文,就连严良东,还有崔嬷嬷,都悄悄的站到了苏云灵的身边,好像只要她有所行动,大家都会义无反顾的将她拦下来。

    这里的人,都是知道她的厉害的。

    不要说这些老弱病残了,当初公主府那么多身强体壮的人连她的衣袖都碰不到。

    但是,他们还是勇敢的挡住了她,将苏云灵保护了起来。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计较。就连陈嬷嬷,她都放过了。

    夜晚来临,寒冰再次躺在了冉宗延的屋顶上。

    今晚,苏云灵没有来窗户下弹琴,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

    天空依然乌云密布,看不见星星也找不到月亮。就像此刻她的心境,迷茫得找不到出路一样。

    虽然发生了之前不愉快的事情,但苏云灵一直没有再来找过她的麻烦。

    她和孩子们依然每天按时训练,按时吃饭。没有人苛刻他们的饮食,也没有人来过问过他们任何的情况。

    他们就像是被其他人孤立了一样,跟透明的没两样。没人关心,也没人理睬。

    除了孩子们自己在王府里当差的父母之外,其他的人要么见着他们就躲,要么就直接无视。

    气氛怪异又压抑,不过好在他们都还算争气,能够化压力为动力。

    在后面的时间里,他们的实力飞速的增长,就像他们的个头一样,简直就是一天一个样。

    离冉宗延的生日越来越近了。

    王府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在苏云灵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布置着。

    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好像真的有大喜事要降临一样。

    她又很久没有见到冉宗延了。

    好几次,她听说他清醒了,走到他房间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其他人,还有一直待在里面苏云灵。

    她迟疑了。

    不是没有勇气,而是没有什么值得她去禀报的。见了他,她也无话可说。

    日子就这样平淡如水的过去了。

    这天,下了一整夜的大雪,将整片天地都下成了一片白色。

    寒冰站在屋檐下,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去过冉宗延的屋顶的。

    朝着那个方向慢慢的走去,在路过荷花池的时候,她停住了。

    荷花池已经结冰了,厚厚的雪花铺在上面,就像是给它盖了一床厚厚的被子。

    她这是怎么了?好像很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

    想当初,她每天都会来这湖面上躺那么一会儿,时刻都等着那股神奇吸力将她重新带回现代去。

    而现在,她竟然连想都没有想起过它,更不要说来继续尝试了。

    她轻轻的踩在湖面的冰上,低头看着下面还未结冰的湖水。

    为什么?她会忘记?就连现代都没有想起过?

    她重新躺在了湖面上,任凭漫天的雪花将她的身体淹没了。

    “大姐大。”

    “不要啊,你起来。”

    陈夏花惊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越来越多的声音同时往她的耳朵涌来。

    她的身体被人七手八脚的扯了起来,然后用力的将她往岸边扯。

    最后,她被人抗在了肩上,救到了岸边。

    “大姐大,你不要吓我啊。”

    陈夏花的声音带着哭腔,她是个坚强的小姑娘,平时训练受了伤都不会流眼泪的。

    这是怕她死了吗?还是以为她是在自杀?

    这一刻,迷茫的寒冰终于醒悟了,为什么她会将这个无比重要的地方给忘记了。

    因为,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了责任,有了牵挂。

    而她,现在有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她离开之前,一定要给这些孩子们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

    现在,她终于知道,她该送冉宗延一份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