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窝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鬼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唱空城计
    这晚墨景轩一直保持克制,只是要了风凌雪两次,就唤来苍龙打来热水为她擦拭干净,因为他知道,要想借东风,还需要她耗费很多的体力和心血。

    收拾停当,风凌雪在他温柔的对待下调侃道:“王爷!你这就收工休息了,可不像平日的你?”

    墨景轩从又回到床上,大手一捞把她揽在怀里,道:“知道你要耗损身体,为夫若是在强行逼迫,那岂不是与禽兽无异。若是娘子欲求不满,为夫还是愿意……!”

    风凌雪赶紧捂上他的嘴,不想听到他说出什么羞人的话。

    但是心里满满的温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缩回手开口认真道:“对了!白日我在帐前,看见了一队巡逻的士兵?”

    墨景轩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道:“在军营遇见巡逻的士兵你也稀奇吗?你是不是忘记自己身处何处啦?”

    “不是的!我又看见他们盯着一张张白无常的脸!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我想是不是马上就要爆发一场战事?”

    墨景轩弹起身来,表情严肃的说道:“又看见了吗?还是和前几次一样?”

    “对!也不知道前些日子心烦意乱还是没有注意,现在的他们和当初我们在崖底遇袭那次极其相似,还有客栈的遇袭,加上太子出征前的预兆,我相信这次不会超过几天,必定会在近日有场血战。”

    风凌雪心里突然为那一队的士兵感到惋惜,看着一个个年龄很小的样子,他若是不在了,得让远在他乡的父母和亲人多么伤心难过。

    大帐内二人瞬间沉默不语,风凌雪只能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知道他在替他的将士们难过。

    忽然,风凌雪做起来,回身对着墨景轩道:“轩!我突然有种预感,你说他们这些日子高挂免战牌,是不是为了筹划一场夜袭?因为我上几次看见的白无常的脸,他们都是遇袭而亡!”

    墨景轩也做了起来,看着她那担心又认真的样子,道:“你说的有理!那我们不得不防!”

    风凌雪与墨景轩面对面对视,道:“既然预测到了夜袭,那就不能无视,要做好万全准备。我忽然有个想法但还是要轩你留下压阵!”

    “什么意思?”

    墨景轩不懂她的小脑袋瓜又在谋划什么?

    风凌雪有点于心不忍,还是把心中的计划和盘托出,她想既然敌人策划了遇袭,那就不会随便派个大将应付,说不准就是沙屹宽亲自带队。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将近一个月不曾迎战,心里一定盘算着敌方心里承受能力,看着他们天天叫阵的神态,就知道敌方时间紧迫。

    现在到了暴躁的边缘,白日里叫阵攻城恐怕已经是人困马乏,到了夜晚肯定是疏于防范,那么一个月的时间养成的习惯,就是夜袭的最好的时机,肯定能给敌人一个致命的打击。

    他们的盘算,用在其他敌军或许可以,但是他们遇到的是战神墨景轩和预知天眼的风凌雪,那对于夜袭来说就相当于一场空。

    风凌雪的主意便是,敌军想来个突袭,那就将计就计,让墨景轩给他们来个空城计。

    而实则风凌雪带人,施展法术借东风,趁着他们倾巢而出的时候,突降明月城,断了他们的后路,让他们无家可归。

    墨景轩听了,这或许是个办法,但是这样一来,风凌雪施展法术的时候,自己就不能陪伴她左右,想到这里,她就心有不安。

    风凌雪这样安排,其实一方面也是那沙屹宽很难对付,二来她不想让墨景轩看见自己挖心头血,以免他当场反悔。

    现在做这样的安排,刚好一举两得,大获全胜就在此一举了,剩下的城池没有主帅,又有特制的木鸢做攻击的资本,相信其余四城唾手可得不在话下。

    关键就是夜晚的逆袭成功与否是最关键的,希望到时候不会出什么差池。

    二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墨景轩感觉她面上疲倦才打断她的想法,相拥而眠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事情次日就提到日程,因为风凌雪的预知能力很准,估计不是在今夜就会明晚,时间仓促,有些人半信半疑不相信敌人会突袭,但是对于风凌雪提出的木鸢计划还是积极响应。

    既然决定自己也搞个逆袭,那对于敌人突袭预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而且他们相信战王有那个势力范围,他们有的则是认为,王爷是在敌人那里搞到的军事机密,所以持疑惑态度的人,渐渐的也就把这消息当成了事实。

    研究了一整天的部署,直到晚饭时候才解散各自准备。

    晚饭过后,夜幕降临的时候,大家就熄火,悄悄的带着队伍撤离。

    风凌雪为墨景轩整理盔甲,心有不舍,虽然外面看来,整座大营还是如出一辙,但是其实只有外层的巡逻士兵,和墨景轩一人。

    风凌雪嘱咐道:“万事小心!只要敌人进了大帐,发现是个空帐你们就撤离,不要急于求成,我在帐外埋上了火种,只要你点燃即可!把他们引到埋伏圈,不然不许鲁莽!”

    “知道!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不要毫无顾忌,说不定你身体里已经有了我们的孩子,你要适可而止,不要让我挂心?”

    墨景轩说完深情的看了看风凌雪的肚子,这些日子同房,他本想再给她喝些避子汤,但是之前有过先例,现在他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生怕在误会自己。

    风凌雪脸色一红,道:“哪有这么快!对了我忘记说了,我立了军令状不知道前景如何,所以……所以便自作主张喝了避子汤,你……你不会怪我吧!”

    墨景轩面上一惊,心里虽然是这个想法,想着这是军营,时间地点也不适宜,但是从她口中说出,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其实他曾考虑过,若是媳妇在半年之内完不成任务,他们该怎么办?

    军中无戏言,他便想结束自己的前程,和媳妇卸甲隐身江湖为好,到时候游山玩水,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可是他知道,媳妇自尊心和责任感作祟,既然自己想到了,她也是觉得现在要孩子不是时机,那自己还纠结什么?

    低头在她额头深情一吻,“不会!凌儿!咱们做事量力而行!不要管他什么军令状,在你夫君眼里,媳妇最重要,大不了咱们隐身江湖,不在过问朝堂闲事?”

    风凌雪心里触动极大,伸手搂紧他的腰身,窝在他的怀里,原来自己在他心中这么重要。

    想来可知他在军中的声望,和在京城笑柄中活的如此艰辛,自己不能排除他有当皇上的野心和铲除异己的能力,他竟然想到了放弃一切,跟随自己隐退。

    手臂一紧,眼泪窝酸涩,眼泪围着眼圈打转,鼻子一酸,道:“我不要!我不要你辛辛苦苦笼络的势力和打拼,为了我功亏一篑!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攻下明月关!不就是一个沙屹宽吗?轩!咱俩打赌,看看他是身先士卒还做在城里做缩头乌龟?”

    墨景轩赶紧拉开他们的距离,紧张道:“我不赌!我希望他做男子汉大丈夫,我要和他面对面的打一场!不要让他和你相遇!”

    风凌雪知道,他怕自己和他相遇,自己吃亏,点点头道:“希望他做个君子,死的其所!不要英明一世,临了做了缩头乌龟!”

    “小姐!咱们出发了!”帐外萧雨的声音想起,适时打破了二人的思绪。

    风凌雪整理了一下衣衫,道:“咱们分军两路,希望到时候咱们相安无事,我在城里等你!”

    风凌雪知道,这样的话等于一句空话,自己挖了心头血施法,之后的体力根本不可能站着等他归来,心里希望他平安无事,只有这样说,才能消除他对自己的戒心,安心对敌。

    墨景轩听出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安心,笑了笑道:“好!一言为定!我等你开门迎接我回家!”

    风凌雪恋恋不舍,终于忍不住转身,还没迈出一步,便急转身直接扑向墨景轩的怀里,呜咽着说:“等不到你,我便一直站在城门口,日日夜夜不眠不休!”

    墨景轩也有许多的顾虑和不舍,他不知道借东风的施法会不会成功,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损伤元气,不知道的是为何今天小媳妇的情绪这样多愁善感,不知道……!

    他不敢想象,以前小媳妇不在的时候,心里没有负担,无所顾忌的横冲直撞,英勇威猛,现在不同了,心里有了牵挂竟然是这样的美好。

    美好的同时又是这样的牵肠挂肚,若不是兵分两路,真的不想做这样的离别。

    感觉到她身子微微和自己分离的瞬间,他大手一拉,把她紧紧搂在胸前,俯身对着她的娇美红唇就覆了上去。

    他抬起她的下巴,深深地吻着,辗转吮吸,力道越来越强。从没见识过他这种攻势,彼此的呼吸热化彼此的体温。

    遇到她之后,深切的感受着她身上的体香,越来越发现难以掌控自己的情绪,吻着她的香甜让他接近疯狂的地步。

    直至吻到天荒地老,吻到二人无法呼吸才结束这缠绵悱恻的深吻,风凌雪在帐外几次催促声中才不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