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虽是这么说,可莫言煜私底下还是找了莫大河,替他父亲表示一番歉意,倒不是指工作的事儿,工作的事儿他是不清楚的,他指的是莫宗海说的纪云的事儿以及辞去工作,对莫大河的挤兑,那针对性太强了。

    莫大河沉默了好久,还是没办法大度的摆手说自己没放在心上了,也没生气了之类的,最后跟莫言煜说:这些事情不关他的事情,这是他们大人的事情。他还是个孩子,负担不要那么重,只要开开心心的,然后专心学习就好。

    莫言煜看出莫大河不想再提这些,也只能放下。

    莫大河则考较起莫言煜的学问,问起莫言煜对童子试的县试有没有什么把握之类的。

    中午,莫云飞要留莫言煜下来吃饭,但是莫言煜不肯,说是跟家里说好了,而同时莫大树过来了。

    吃完饭,莫大树忍不住长吁一口气:“还是在你们这里吃饭舒坦!”

    “爹你要觉得舒坦就常来!爹,这是十两银子,您自己收好!”莫大河把准备好的银两递给莫大树。

    “怎么突然给我钱了?就是新年利是红包也用不了这么多!”莫大树不肯接。

    “爹,这是给您的养老钱,之前那个不算!”莫大河道。

    莫大树却瞪眼:“谁说不算?当初说好的是一两!”

    “爹,这是我的一片孝心,您也知道我不缺这个钱,您干吗还这么客气?”莫大河有些无奈。

    莫大树白了莫大河一眼:“行,那随你吧。不过你也别给我拿着了,你帮我跟之前的放一起存起来!”

    莫大河应了声,然后说起莫大树要去城里的事儿:“爹,我总觉得你去城里不妥,还是留在村里把,在城里,太远了,我照看不到,不放心!那里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有点什么事儿,我这边也看不到啊!”能对谁不放心?自然是对大房夫妻俩,毕竟这夫妻俩抠门的程度有时候是令人发指的。

    “您说您在这儿好歹还有地方走走,您去县城里,若是去享福,我肯定乐意您去。可现在就是大哥他们都人生地不熟的,去了不是受罪吗?在那边要是有个什么不痛快的,您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来我这儿缓口气。是吧?”莫大河劝道。

    莫大树摆摆手:“大河,爹知道你担心我,但是这事儿你别管了。老大夫妻俩什么样,我也知道,只是我也不想让老大……”说到这里,莫大树顿了一下,意识到这里可不是只有他跟莫大河,还有孩子们呢,好歹也要给莫宗海在孩子们面前留点面子。

    “老大算的挺精的,可爹也确实是应该跟老大过,你放心吧,老大虽然有些算盘,但对我这个当爹的还算恭敬!”莫大树转了话,道。

    “爹!”莫大河道:“留在村子里其实挺好的,大哥他们虽然去了县城,可你还有我跟三弟,我们可以养你跟娘的,不用为了大哥非要去城里,我们也不在乎!”

    “大河,你不用说了,我跟你娘是要去城里的。只是住多久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爹答应你,若是真的住的很不开心,爹就回来,让你养着!”莫大树道:“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

    看莫大树一脸坚持的样子,莫大河不死心的又劝了两回,苏三妹及莫云飞几个孩子也跟着劝,却都没能改变莫大树的决心,不过莫大树慈爱的看着眼前的孩子们,道:“想要什么礼物跟爷爷说,爷爷回头给你们带!”

    莫云飞几个孩子自然是不要礼物了,都说只要莫大树住他们家,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嘴甜的让莫大树很开怀,嘴巴就没合拢上过,每次他日子过得不痛快了就喜欢来二房,孩子们是真孝顺。

    莫大树都不知道刘氏到底是怎么眼瞎的,愣是看不到二房的好,就一个劲儿的向着大房呢!

    而此时在京城,一处红瓦高楼的五进大宅子里,一位身穿朱红色盘金彩绣裙,脚上穿一双软底珍珠绣鞋,梳着圆翻髻,头顶斜插着一支金崐点珠桃花簪的女子,此时手拿上面绣着清新淡雅的水墨画的素色茧帕,擦拭着眼角的泪痕。

    边上一个鹅蛋脸,身着冰蓝稠衫,梳着流苏髻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端的是眉清目秀,安慰着拭泪的女子:“世子夫人,您就别担心了,大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可是,怎么可能没事呢?我家轩儿是保护皇太孙的,皇太孙都已经被收敛这么久了,轩儿怎么可能独活?可恨那吕贵妃,手段太过毒辣,连累我家轩儿!”女子忍不住又垂眸落泪,一颗颗泪珠犹如晶莹的珠子一般,啪嗒啪嗒的一颗颗砸在地面上,只叫人看了都禁不住心疼。

    然而,丫鬟此刻却是顾不上心疼自家夫人,闻言,惊慌的左顾右盼,见没有人,才稍微安心一些,忙不迟的对女子道:“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的,若是让人听见,可不得了的!”

    “小雯,你怎么了?”只见一个器宇轩昂,浓眉大眼的俊秀男子走进来。

    “夫君,我想轩儿了!”女子自知失言,在男子面前,不敢再提及先前言语,只垂泪问俊秀男子:“夫君,你说轩儿有没有可能,可能还活着?”

    听及此事,男子本是带笑的脸也垂了下来,叹口气,把女子搂进怀中:“会的,我们的轩儿是个好孩子,知道我们担心他,不会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其实儿子回来也没有任何的好处的,因为当初他就是为了保护皇太孙出去的,可现在皇太孙死了,而儿子却活着回来了,那上位者心里能怎么想?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宁可他儿子还活着!

    “夫君,斯爷不是去北明司了吗?难道真的没有半点消息吗?”女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抓住男子的胳膊。

    男子拍了拍女子:“小雯,也许吧,也许斯爷会有好消息的!”男子心里却是叹口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