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冷的刺骨,阮襄出来没走几步就有些后悔了。

    她到底是哪里想不开?

    是房间里的粉嫩嫩不好看,还是那满房间的蕾丝不顺眼,亦或者屋子里的暖气开得不够大,所以她才要想不开的出来溜达?

    她心里盘算着现在就喊回去,莫衡会有的表情。

    想了想,算了,要尊师重道!

    “你对北城更熟悉一些是吧?”

    莫衡的问题让阮襄很想回上一句:废话,她生在北城,长在北城,当然是对那边更熟悉。

    “嗯,华城这边是酒店比较熟。”

    之前虽然有在华城买房的想法,但想法还没变成现实她就出事,所以她对这边的印象大半都停留在各大酒店。

    莫衡的笑声很轻,断断续续的传到阮襄的耳中,不甚明显的笑意却能让阮襄感受到他此时的好心情。

    她奇怪的瞥他一眼,这人今天怎么一直笑个不停?

    “做明星是不是会哪里都不能去,去逛街或是跟人外出都容易被拍到?”

    莫衡说话间想到了阮襄和阮煜被拍到的照片,还有网友臆测出的他们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些,他心头的笑意就又有些止不住。

    网上的消息他也扫过一点,尤其阮煜单独上热搜的那一条。

    被人那样质疑,又是同无法解释的亲妹妹一起,阮煜现在肯定极为窝火,然后火气又无处可发。

    莫衡侧头看着半张小脸都埋进围巾的阮襄,“你没有给你二哥打电话安慰他一下吗?”

    阮襄被他突然转换的频道问的有点懵,她二哥……应该说的是阮煜吧,可她为什么要安慰阮煜?

    她不解的眨着眼仰头看着莫衡,路边观景灯的幽蓝光影照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一瞬间的呆萌让莫衡又忍不住有些手痒。

    莫易转出小路,就见前方不远处的两人不知原因的已经停住。

    他看不上眼的小姑娘正仰头看着自家弟弟,灯光幽暗间,带着一点难言的乖巧可爱。

    而自家弟弟……垂下的眼帘像是挡住漫天星光,唇畔的笑似是一整晚都没有落下,此时正抬手揉上小姑娘的发顶。

    动作轻柔的让他一个激灵,自家弟弟到了会撒狗粮的年纪!

    这个认知让他莫名的感到有些可怕。

    夜风吹过,带起两人的衣摆猎猎作响。

    眼前的场景突然鲜活的如同漫画,但莫大少已经没了单点欣赏的想法。

    他挣扎在上前一步去破坏气氛,还是后退一步回家吐掉狗粮间。

    莫衡余光已经扫到闪出身的莫易,只他不上前他就当没看到,眼前的姑娘好看的眉头已经皱起。

    他适可而止的收回手,双手揣进大衣口袋,先一步向前走去。

    阮襄就庆幸这是冬日的夜晚,不到七点天就已经彻底的黑下来。

    昏暗的灯光可以掩去她泛红的面颊,让她这一瞬的花痴不会太过显眼。

    她又想把头埋进手里,摸摸自己有没有流鼻血了怎么办?

    她刚刚……又看到那粒精致性感的喉结了。

    这个家伙……不行,没有他这么做长辈的,她微薄的自制力根本禁不住这种诱惑。

    “喂!女明星的头发不能随便揉,没有下一次啊。”

    阮襄这话说的半点不硬气,配着她那还没褪去惊艳的双眼,就像是刚被抓的舒服的小奶猫,一个翻身就想伸出粉嫩嫩的小爪子,警告对方不许再来撸毛。

    莫衡心中飞快的计算如果自己此时笑出声来会有几种后果。

    他侧过头,满脸盈笑,眼中突然闪过一抹调侃。

    “是女明星的头发不能揉,还是你呢?

    “我听大卫说你在a大的时候一直怂恿他去研究生发产品。

    “说现在人压力大,一个不查就秃如其来,有效的生发产品一定让他赚的盆满钵满。”

    阮襄:“!!!”

    她现在上前殴打国宝不会有人出来阻止吧!

    骂人都不揭短呢,何况是这……夜色勉强凑合的时候。

    你真的完蛋了死直男!

    阮襄别过头几乎是咬着牙朝前走。

    她自己的那具身体哪里都好,唯一让她不满意甚至无比担心的就是她的发际线。

    天上靠后不说,还总有要后移的危险。

    论文压力最大的那几个月,她一摸到自己掉了头发,就想照镜子去看自己的发际线。

    也是那个时候她在实验室认识了热情开朗的大卫,大卫在生物化学领域的研究方向是基因技术,两人所在的实验室正好在同一个楼层,她实验遇到瓶颈或是等数据的时候就会跟他闲聊。

    每次发现自己掉了头发,又正巧大卫在身边她就会忽悠他转行去研究生发水。

    她是打趣的一说,大卫就装模作样的表示要认真考虑。

    明明就是一句打发时间转换心情的趣谈,他怎么能跟莫衡这个家伙提!

    阮襄又气又恼的往前走,借着路灯已经能看到泛着涟漪的湖面。

    她突然又想到凭什么那个家伙说这边的人工湖还可以她就要来看看?!

    恼火又重了一分,她狠狠的瞪了眼莫衡,转身就准备回去。

    莫衡出卖大卫的时候就算准了阮襄会生气,只是没想到她的气性这么大。

    不过生气的样子比她这几天的皮笑肉不笑生动多了,能喷火的双眼亮的像天上的星子。

    他伸手拉上阮襄的手臂,将人往身侧带了带,就拉着她继续去踩人工湖前的小路。

    “别急着生气,我不是还没说完。”

    阮襄:“……”

    你特么的居然还知道这么说我会生气!

    果然就算是变成了国宝的男人也还是狗男人。

    “大卫在你的提醒和启发下,已经抛弃了他的导师投入了巴特的怀抱,你期盼中的生发水最晚明年年初应该就能上市了。

    “他前天给我邮件时特意提了这件事,我给他回了地址,让他先寄一箱过来给你用。”

    阮襄:“……”

    她已经放弃挣扎的由着莫衡拉着她,慢慢向前走了。

    是房间里的粉嫩嫩不好看,还是那满房间的蕾丝不顺眼,她为什么要想不开的跟这个狗男人出来自讨苦吃!

    果然她当年的直觉是对的,珍惜生命、远离大魔王。

    去他喵的生发水吧,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好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