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窝小说网 > 玄幻魔法小说 > 狼寻归途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卷 铁树堂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杂役
    司马朔等人的住所是一栋占地五百多平方米的圆柱形,高十丈,入口的大门上写着一排大字:外堂七十五楼。

    带领司马朔等人来此的人名为鳄盘,从名字上就能得知他是鳄狼一族的,归属铁树堂三堂的弟子,在路上简单的为众人大致介绍了一下铁树堂的结构,也不管他们是否有心情听。

    进入楼内,中间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个一尺高直径一丈的圆台,圆台底下铺着一张半径六丈的圆形羊毛毯,整座建筑只有这么一层,没有第二楼,所以从底下看上去便是十丈高的楼板,楼板顶部如同洞窟顶部,是一条条树根,树根散发光亮,照亮整个室内,也也许就是为什么每一座建筑屋顶都种植有一棵铁树的原因,不止是为了标识特色,也是为了室内照明。

    屋内墙壁上附着着一条条长短不一的楼梯和窗口,楼梯尽头皆是一个个黝黑的洞口,洞内依旧是楼梯,只是是向建筑主体外延伸,连同一个个小房间,窗口沿着楼梯倾斜向上开着,两平方大,铁木窗框,中间是浅蓝色的晶体,五丈左右一个,中间的位置夹杂着一些精美刻画,有九大势力的本体,也有铁树堂管辖范围内的一些特色风景和建筑。

    狼盘说道:“楼梯尽头是房间,你们自己随意找一间,明日卯时在大厅集合。”

    说完转身就朝大门走去,司马朔送他到门口,当一只脚刚跨出大门门槛时忽然止住身影,司马朔不解的看向他,他转身又说道:“大师姐让我告诉你们:小乌鸦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就能回来。”

    司马朔这才松了口气,道了声谢,继续送他出门,然后把大门关上,随后把煦辉的消息感知了众人。

    月铃儿和明式玉、蟾馨差点哭了出来,吓死她们了,唐华说道:“不能就这么算了。”

    唐宝无奈道:“不然呢?从刚才的战斗就能看出,他们实力绝对在我们之上。”

    唐华理所当然道:“那就追上去啊。”

    唐桂附和道:“没错,只要我们勤奋修行,一定可以超过他们。”

    唐兰语摇头道:“铁树堂铁规第一条你们忘了?不得自相残杀。”

    狼過却道:“但除签生死书外。”

    唐华和唐桂顿时有些蔫了,毕竟生死绝非小事。

    司马朔黑着脸走向一条楼梯,边走边说道:“我会查清楚的。”

    唐华愤然道:“查清楚什么?”

    司马朔踏上一条楼梯,冷冷道:“如果是故意的,废了他,如果幕后有人指使,便废了他们。”

    唐兰语赞道:“遇事够冷静,了不起。”

    唐华撇了撇嘴,不屑道:“只敢背后放狠话,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兰语笑而不语,也找了一条楼梯走了上去,其他人也各自找了一条。

    月铃儿选了司马朔旁边的一条楼梯,鹤无双选了她另外一边的楼梯;蟾馨怕高,所以选了最短的一条,狼過选了她旁边略长一点的楼梯;唐华选了最长的一条,唐桂选在他旁边略短一筹的一条;唐兰语选了一条不长不短的,明式玉选了与司马朔相隔一条楼梯的楼梯,唐宝选在了她旁边,两人之所以故意在司马朔旁边留出一条楼梯,是因为这是给煦辉预留的。

    司马朔走进漆黑的洞口,这段楼梯是全封闭的,所以顶上每隔数米就有一个凹槽,镶嵌着一棵手掌大小的发光石,这东西司马朔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铁树堂居然有这么多,看来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

    走到尽头,头顶有一个圆形的门,和坦克以及潜水艇一样,需要从下往上打开。

    司马朔刚要伸手向上推,门忽然自行打开,从上头探出一个猪脑袋,吓了司马朔一跳,怒斥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那猪头笑嘻嘻道:“是我啊,一个月不见把我给忘了?”

    司马朔不确定道:“猪义?”

    之所以会这么说不是因为他真认出他了,而是他认识的猪里面,好像就猪义父子,看脑袋的大小,只能是猪义了,只是他怎么在这里?

    猪义让到一边,笑呵呵道:“我有门路。”

    司马朔走进房间,边观察房间边问道:“那这房间是你的?”

    房间也是圆形的,床放在一边,是一节树根干,上面盖着毛毯,作为床垫,床的左右分别是一列柜子和桌子,桌子是一张比床更高但也更小的     一节铁树树干,床的正对面空空如也,墙壁上雕刻着铁树堂六大铁规,整个房间只有一个窗户,十分宽,从床和桌子之间开始到桌子和铁规之间。

    除了这些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这让直径两丈的房间显得十分简陋。

    猪义尴尬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算是铁树堂的弟子,所以不住在这。”

    司马朔疑惑道:“不是铁树堂的弟子那是什么?”

    猪义扭捏着不好意思的道:“杂役。”

    铁树堂总共分为六堂,一堂也叫首堂,掌管其他五堂,堂主名蜀冠,牛角龙鼠一族;二堂堂主名火乾,负责铁树堂的防卫;三堂堂主名猪风,主持铁树堂财务和后勤;四堂堂主名松严,掌管纪律堂;五堂堂主名蟾玖,负责任务分配和管理;六堂堂主名寻,专管堂外弟子。

    而这杂役归属三堂堂主猪风所管,整个铁树堂生活的人里有三分之二都是杂役,猪风要把一个人捞进来并不难。

    司马朔继续问道:“那你在这做什么?”

    猪义答道:“我负责这整栋七十五楼的所有杂物,包括清扫、传信、送餐等等。”

    司马朔上下打量了下他那肥硕的身体,点了点头,好像结实了一点,笑着调侃道:“正好,算是锻炼身体减肥了。”

    猪义翻了个白眼,他可不觉得自己之前的身材不好,在嗜睡猪里他算是瘦的了。

    再次见到猪义这个朋友司马朔的心情好了不少,关心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猪义叹了口气,道:“我父亲让我参加十年一次的杂役考核,通过了我就跟你们一样了。”

    司马朔不解道:“这不是挺好的嘛?怎么唉声叹气的?”

    猪义苦笑道:“你还不知道我吗?”

    司马朔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没事,我们会帮你客服怕痛的心理障碍的。”

    猪义点了点头,抬起头问道:“煦辉在哪个房间?我找到了很多煮菜用的配料和菜谱,准备拿给他。”

    说到煦辉司马朔的脸又重新阴沉了下来,说道:“他受伤了,在治疗。”

    猪义难以置信道:“怎么会这样?路上遇到危险了?”

    司马朔便把之前的事说给了猪义听,最后说道:“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猪义若有所思,司马朔问道:“有线索?”

    猪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是觉得可能没那么简单。”

    司马朔却喃喃道:“我倒是希望简单点。”

    影嘲讽道:“你怕了?”

    司马朔没有理他,如果幕后有黑手,那样之后的铁树堂生活就没那么简单了,会变得相当麻烦,可若是真的有他也不怕,逆风局猥琐发育,最后翻盘的局他又没少玩过,只要保护好自身,谁笑到最后就犹未可知。

    在送猪义离开的时候,司马朔让他帮忙查一查袭击了煦辉的那家伙的资料,猪义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三天之内保证把那家伙的境界、背景、性格等等都给打探出来。

    司马朔对此还是很有信心的,并不觉得他是在夸海口,因为杂役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而且遍布铁树堂每个角落,用来打探铁树堂内的消息在合适不过。

    送猪义走后,司马朔把书箧放在了桌子上,敖轩在出了那桌巨型建筑后就躲在里面睡觉,对之后的事一点也不知道,有时候司马朔看着他会不由得想起自己小时候,整天除了玩就是睡觉,不用为生活烦恼,也不用为未来迷茫。

    放下书箧后,司马朔自个躺在圆床上,看着树纹天花板发呆,中间的位置也有一些树根,散发着暖色系的色调,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加上桌子上放着的一块古怪石头,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使司马朔不知不觉中就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