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菁还不算什么。

    张教授还有一个儿子,也是青华教授,他们一家子算是子承父业的最大原生家庭。

    儿子张汝谦因为一个女学生怀着身孕跳楼。

    偏偏现场留下一封遗书,简单的就是几句话,张汝谦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致对方怀孕,人家羞愤自杀。

    于是张汝谦被判刑。

    一辈子算是毁了。

    张教授儿女这个结果,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声誉尽毁。

    算是彻底完了。

    曾经风光无限的张教授,最后居然落了一个这样的下场。

    安然也知道,其实张汝谦是被人诬陷的,可是当时证据没人找出来。

    很多证据都不充分,可是一封遗书就要了张汝谦的一辈子。

    张汝谦二十年的人生都是在监狱里度过!一辈子已经毁了。

    所以,安然决定这辈子一定要让张教授的一家脱离这些苦难。

    曾经对她恩重如山的张教授一家,希望他们可以过得开开心心。

    她决定下去就去张教授家里,张教授对她还真的是打心眼里喜欢。

    一辈子在教育事业上奋斗,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放到了学术研究上。

    收拾好宿舍。

    苏橙提议大家一起去吃饭。

    也算是宿舍的八个女生的第一次聚餐,大家正式认识一下。

    安然没意见。

    她第一次融入这种集体生活,随大流好了,反正吃不吃饭对她影响不大。

    随大家好了。

    李吉梅咬了一下嘴唇,脸上神色很艰难的开口,“那个,不好意思……我……”

    看样子是不愿意去。

    金玲也张了张嘴,看样子也有话说。

    “又没让你掏钱,今天吃饭我请客,算是为了我们211宿舍的八个人接风洗尘。谁不去都不行啊!”苏橙语速很快,显然她这话没什么意思,可是打击面很广。

    起码刚才没什么想法的人,都看了一眼李吉梅和金玲,还打量了一下她们的衣着。

    金玲迅速沉默不语,不吭声了。

    李吉梅脸一红,垂下的眼眸里带了羞愤。

    的确是因为她没钱,家里就是普通家庭,他们家一年地里收入都不够她的学费,不要说生活费。

    她根本没办法和人家城里人比。

    可是不意味着她没有尊严。

    这么当众的说,就是太伤自尊。

    郭冬梅急忙打圆场,“哎哟,那我们可沾光了,今天我们狠狠地敲苏橙一把,大家一会儿点贵的,我们吃穷她!我生活费就一点点,有人当冤大头,正好省了。”

    抱着李吉梅,笑得善意而又灿烂。

    有人主动承认自己穷,也算是缓解了大家心里的疙瘩。

    苏橙这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问题,可是她又不屑于解释,对于她这样的天之骄女来说,还没必要为了这些小事和人解释。

    于是热热闹闹的一群人出了门,去了他们学校对面的五道口。

    这里算是最繁华的一条街。

    吃喝玩,还有各种应有尽有的小店,算是一条龙服务。

    就是为了这里的学生应运而生的。

    吃饭的时候,郭冬梅就坐在安然身边,这位还真的是长袖善舞,对谁都很照顾!几乎是面面俱到。

    大家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

    吃完饭,苏橙还有些意犹未尽,招呼大家一起去唱歌,这个时候的卡拉ok。

    安然拒绝了,她还有事呢。

    “安然!去吧,大家都去,你不去多扫兴啊!”

    郭冬梅劝安然。

    她看得出来安然出身应该很好,虽然看着不如苏橙那么嚣张,无所顾忌,也不是炫耀的到处张扬,可是这位也是个出身不凡的。

    这一顿饭可是上了好几个她们这样的家庭平时吃不起的菜。

    龙虾螃蟹,基围虾。

    看看也就是安然和苏橙吃得斯斯文文,一看就是老手。

    哪像她们几个看的都有点傻眼,畏畏缩缩不敢动手。

    这就是差别。

    自然想要和安然亲近。

    安然摇摇头,“我还有点事情!不好意思!下一次吧,下一次我请大家!”

    她要去看望张教授。

    来了不去上门,就不合适了。

    张教授自从走了之后,可是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对她真的是谆谆教导。

    她不是没良心的。

    前世今生,张教授对她都是很好的。

    郭冬梅显然没想到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安然拒绝起来铿锵有力,人家都不带顿一下。

    其他几个人都面面相觑。

    心思也都歇了。

    “那就算了!下一次吧!”

    几个人也都歇了心思。

    她们一起往回走。

    安然在校门口和他们分手。

    张教授就住在青华大学校园里。

    这里可是有好几栋宿舍楼,不说这里的教职员工可都是福利待遇很好的。

    她去了水果摊子,买了这个季节的葡萄和西瓜,张教授不是那么重视这些虚礼的人,再说她也不是为了讨好张教授,自然不需要特意的做些什么。

    这些水果不贵,还是一点心意,不远不近正正好。

    她拎着水果就去了张教授家的宿舍楼。

    郭冬梅捅了一下张翠霞,“安然不是外省人?怎么拎着水果的样子像是去走亲戚?”

    她们两个人出来买点东西,正好和安然前后脚岔开了,可是看到了安然的背影。

    张翠霞瞥一眼。

    “简安然是外省人!不过是不是走亲戚就不一定了!”

    眼神犀利的盯着安然走的方向。

    郭冬梅看了一眼,心里一动。

    “应该是走亲戚,要不然好好好的买什么水果。”

    那个方向可是青华教授楼,她是本地人,开学之前可是来这里逛过好几次!这个地方是她的梦想的地方。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算是很了解。

    难道说安然是认识哪一个教授?

    低头看一眼张翠霞,她知道当然是因为她就是本地人,张翠霞怎么会知道呢?

    张翠霞刚才话里的意思可就是那个意思。

    自己绝对不会误会。

    张翠霞冷笑,“拍马屁呗!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

    冷冷的转身就走。

    郭冬梅被一句话噎的无语。

    安然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是哪样的人?

    她们都是第一面,谁知道谁的心性?

    站立了很久,郭冬梅才离去。

    很多时候她们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简安然到底去做了什么,成为了宿舍里的一股小道消息。

    很多人都开始在心里对安然保持距离。

    大概是觉得安然很会钻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