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香跟诗诗都一个劲点头,“你说的很是呢,这次国孝就是桂凤姐姐在掌家了,忙里忙外都弄得特别好,婆婆祖母都很满意,如今家里已经一股脑都交给她了。

    瞧着如今也是夫妻和睦,关键是婆媳小姑子处的也不错,少有纷争传出来,总体来说对她还是很满意的。

    说来我们几个姐妹也是受了你的影响,学本事的时候狠下了苦功呢,如今看着桂凤姐姐就知道,这苦没白吃,王家可是大家族,里外都要操心,一点照顾不到都有人说嘴呢,如今全都用上了。”

    “很是呢,当年我学的时候也是吃了不少苦,可我娘那么疼我也没拦着,她也说本事学到手是自己,将来肯定能用上,总比出了门再受苦要强,那会子娘家能撑腰也有限了,不能天天跑婆家门上去闹吧。”

    子岚也学了杨氏的话。

    木香进来了,“小姐,户部送了您的食邑过来,让清点一下。”

    “啥玩意?”

    子岚一时没反应过来。

    诗诗最先回过神来了,推她一下,“我的县主,你的食邑,五千食邑,年底要结算的。”

    “啊,我都忘了,这都有什么啊?”

    她也是头回做县主,没想到食邑竟然会真的送来。

    “什么都有,好几大车呢,吃的喝的玩的,全都有。”

    木香歪着头掰着手指数呢。

    “我哥在么?”

    “就在二门上给你交接呢,有个单子。”

    “有单子就行,跟我哥说,打赏厚实点,多少无所谓,这个是公家给的不能计较多少。太少他们也不敢,无非就是吃一点油水罢了,我也就是个西贝货县主,不是皇家正经血亲,略少点也不要紧,别为这点东西得罪人。”

    有些东西该容让就得容让了,这和自家管事送东西不是一回事了。

    “好。”

    “等下,问问收成好不好,若是不好,明年可减半,这食邑有没有并不要紧,真个太贪心就要被弹劾了。”

    “是。”

    县主顾名思义,是赐给的县君食邑,是从底下县里收集的各样东西汇成五千食邑送进京城,这已经属于朝廷政务了,所以只拿东西不能多管。

    宁可少拿也不能多拿,否则就是搜刮民脂民膏了。

    “这也就是做个样子吧。”

    “你以为呢,就是安抚的意思,他给我五千食邑,我还得加大慈善力度,每年都要多赔一半银钱做慈善还给老百姓才叫懂事呢,其实破烦的很嘞。”

    子岚自己认为宋家和崔家的脸面足够她用了,可这个荣耀也不能不要。

    这东西与她就是个脸面事,没啥实际好处,摆不了谱,外祖母这样的才硬气呢,人家是正经皇家血亲。

    皇家女眷也分得宠和不得宠呢,啥时候也轮不到一个外人封的县主跑去摆谱吧,也就糊弄不懂的人。

    出了门还得更加谦虚谨慎才是做人的道理,一点错事就会被无限放大,加以攻击呢。

    送了一点子东西,还要加倍还给老百姓显示对皇上的忠诚和感激,你说哪里好啊。

    “你要这么说倒是真的,与你用处不是很大,你也不是爱嘚瑟的人,其实咱们沾的好处多。”

    “我可是感恩戴德的接旨呢,特别荣耀。”

    子岚翻了姐妹一个白眼。惹得诗诗搡她一下,姐妹三咯咯笑成一团了。

    食邑还是子琰去处理清点的,给了运送的人厚实的打赏,这么冷的天下着大雪,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还送了酒肉让他们带走,对方很高兴的走了。

    这些东西最后还是子琰给处理了,家里用不了的就拿去杂货店卖掉好了,能用的就自家用了,或者亲近的人家送个礼什么的,送来的食邑很多是海货,在北方还是稀罕的。

    在家歇息了几日,闲得无聊,跑去杨家找姐姐们玩去了。

    “外祖母,我来看你了。大舅母,慧姐姐,我来了。”

    子岚一进院子就高兴地咋呼呢。

    “哎呦,我家的县主来了。”

    大舅母徐氏高兴地调侃她。

    “哎呦!大舅母,您可不能这样笑话我。”

    子岚拉着徐氏的袖子撒娇。

    “好好,不笑你,你这些日子好不好?”

    徐氏亲热的拉着她摸索,嘘寒问暖。

    “好着呢,天冷不想动弹罢了,我无聊的很就跑来找你们聊天来了。”

    “好,盼着你来呢。”

    “岚儿,你拿的那是什么呀?”

    淑慧跟赵萱儿进了门。

    “食邑里的海货,我看着还行拿来添个菜吧。”

    “哦,对赐给她的是海边的县,都是海货。你今年舍粥了么,可要多一些才成。”

    杨老太太紧着提醒一声。

    “您放心,家里交代了今年一直做到来年四月才停下,舍粥一定要浓,多设几个点,不能怠慢。”

    “那就好。”

    “可惜今年没有棉衣了,都运去西北了,不然还可以赠个棉衣棉鞋的,这会子也来不及了。”

    “那不要紧,各家都是选一二样干,你家一直帮衬西北,皇上和满朝文武都说不出啥来,不妨事。”

    “外祖母,我来也是问问,我大舅舅那头还需要啥不,天越来越冷了,我让人接着做棉衣,可我觉得太晚了。还需要啥我在去想办法去。得亏粮食准备的足,不然可真抓瞎了。”

    子岚也庆幸自己不曾放松,一个劲种粮食,这么冷的天谁也没预料到,棉衣就真的有点少了。

    “粮草都够用,你大舅舅写信回来了,暂时都还够用,就是柴炭有点紧张,棉衣不太够,但西北皮子多,勉强也够用呢。你也别太担心了,也不是第一次遇上,我们困难,鞑靼人更苦呢。”

    徐氏心里很感激宋家和子岚,这孩子是真的孝顺重情义,这次没宋家出大力,拉拢人一起帮衬西北,丈夫和儿子不知道要多难多苦呢。

    “柴炭还是得想办法弄去,不能等,天冷要熬到来年开春呢,我跟我爹说一声,再去想办法。”

    子岚琢磨着空间的果树不行砍掉一批,普通果树长得快大不了需要的时候在种呗。

    “我也让人去买了,朝廷也去筹备了,大家一起使劲应该问题不大,崔相爷一直帮着给诉苦呢。”

    “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去想办法,回头让七王爷一起带回西北。”

    子岚定了主意,空间里木材多,再去砍,竹林也可以砍,当初害怕柴炭不够,特意种了一小片的普通竹林,这会子也长成大一片了,回去想办法砍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手机版阅读网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