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恩惊叹道:“牛小强,我真想把你的脑袋切开做研究,看看你的大脑跟其他人的区别究竟在哪儿,你真的是……真的是太神奇了!居然什么都懂!”

    牛小强笑了笑没有说话,关于他为何会这么聪明的问题,实在是无从说起,即便他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既然如此,还不如保持沉默。

    晚餐结束后,兄妹两都有些意犹未尽。别误会,他们并不是没有吃饱,而是觉得跟牛小强聊天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都有些舍不得结束了。

    牛小强明天还要坐飞机回国,今晚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他谢绝了兄妹两邀请他去酒吧坐坐的提议,开车回到了出租屋。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九点,牛小强跟山姆等人一起坐车抵达机场。张小兰比他们先一步抵达。两人去办理好行李托运手续,等了不到一刻钟,这才登上了回国的航班。

    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航班降落在了首都机场。牛冬香和刘跃进早就在机场大厅等着了,一看见牛小强走出出机口,两人立马迎了上去。

    牛冬香用力拍了拍牛小强的肩膀:“才半年时间没见,你小子居然又长高了这么多,身体也壮实了不少,看来你在美国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嘛。”

    牛小强现在身高约莫一米七七,在中国男人当中算是比较高的了。他故意摸着被四姐拍过的地方,调皮道:“姐,你能不能轻点啊?跟我的身高相比,我觉得你的力气增长得更多,跃进哥,你以后可笑小心点哦。”

    牛冬香白了牛小强一眼:“我可没有那么暴力,你别污蔑我。”

    刘跃进看上去比半年以前更加成熟稳重,身上流露出了一种淡淡的自信。他笑着打趣:“冬香,我觉得小强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你自己好好想想,这半年以来你已经揍过我多少次了?”

    牛冬香性格泼辣,听到这话她不仅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哼了一声:“那是你自找的,谁叫你未经允许亲……咳咳,那什么,咱们还是带着小强去吃饭吧。”

    话说到一半,牛冬香的神情显得有点尴尬,赶忙转移了话题。刘跃进也露出尴尬的神色,连连点头称是。

    牛小强一听就知道四姐刚才差点说出了她跟刘跃进之间的小秘密,既然四姐和未来的四姐夫这么不好意思,牛小强也只能装糊涂。

    他笑着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张小兰,介绍道:“这位是张小兰,她的爸爸是江北油田的一把手,现在在波士顿大学专攻电子信息专业。”

    牛冬香和刘跃进还是第一次见到张小兰,一听对方的老爸这么厉害,两人赶忙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张小兰很有礼貌的一一还礼,表现得十分得体。

    随后牛小强又把山姆等人介绍给两人认识:“这位是山姆大叔,他是帕卡德汽车公司的首席工程师,这次跟我回国主要是想跟亚洲机械厂探讨一下合作的事情,这边这位是海森,他是海森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旁边这位是他的秘书崔西小姐,两人是我在美国认识的朋友,他们听说中国的人工很便宜,准备过来考察一下环境,如果条件合适,他们就准备在国内投资,剩下的都是山姆大叔的助手,是来参观交流的。”

    两人全都没有想到牛小强出国半年时间就认识了这么多的国际友人,赶忙用英语跟山姆等人打招呼。

    牛小强在一旁充当翻译,等到双方互相认识,他一挥手道:“走吧,咱们一起去吃饭。”

    众人走出机场大厅,拦了三辆的士,赶往牛冬香提前预定的饭馆。

    根据牛小强的行程安排,他今天将在首都歇息半天,下午再跟四姐和刘跃进一同乘坐航班返回省城。

    从首都飞往省城只需要两个钟头,牛小强早就提前给范德民打过电话,晚上将会跟范德民聚一聚,就当是提前给范德民拜个早年了。

    他过年的时候将会十分繁忙,估计是没有时间单独跑去省城给范德民拜年的,也没时间去江北油田看望张广茂。

    好在这两个人都不是小心眼,他们不会因此埋怨牛小强不懂礼数。当然了,电话肯定是要打的,如果连电话都不打,牛小强就真的是不懂礼数了。

    山姆等人早就被牛小强叮嘱过不要乱说话,因此吃午饭的时候他们表现得很安静。倒是牛小强,他是最活跃的一个,拉着牛冬香和刘跃进询问公司的近况。

    跃进电脑公司的业务做的还算不错,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挣到了将近三十万人民币,并且还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了清华大学校友会。

    实际上牛小强对于公司目前的业务并不是多么看重,他真正看重的是清华大学校友联谊会。如今这个年代,在国内做生意必须要有人脉,没有强大的人脉关系,你就是砧板上的一块肉,别人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听了两人的情况汇报后,牛小强笑呵呵道:“你们干得很不错,为了预祝你们来年干得更加出色,我敬你们一杯。”

    由于等会儿还要坐飞机,因此这顿饭并未上酒,大家喝的是汽水。

    牛冬香和刘跃进虽然都比牛小强年纪大,但在做生意方面,两人对牛小强却都很服气。他们笑呵呵的举起玻璃杯一饮而尽,表示明年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工作,绝对不会辜负了牛小强的殷切希望。

    牛小强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汽水,然后问道:“跃进哥,你的程序编写的怎么样了?”

    刘跃进想要开发出一款中国人自己的输入法软件,为此他甚至拒绝了沃森邀请他去麻省理工留学的好意。

    只见他微微一笑:“软件的主体框架已经构建好了,按照我的估计,大概还有半年时间就能完工,到时候还请你帮我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

    如此计算下来,刘跃进编写这款软件前后加起来需要耗费一年的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