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强见老汪这么乐意,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每个月包吃包住四十块,此外还给你发十块钱的岗位津贴,不过休息的时间有点少,你乐意吧?”

    老汪一听自己能够拿到这么高的工资,恨不得立即就去上班:“我当然乐意啊,休不休息无所谓,咱啥时候可以开工啊?”

    “我准备过完年就开工,不过在此之前我还需要买一条大点的机船,我记得广交会结束后你们曾在市里买过船,不知你们认不认得其他的卖家?如果认识的话,还请你们帮我介绍一下。”

    老汪闻言点点头:“当时是乡长和老田跟人家谈的,他们一连问了好些个船主,打听到了不少的消息,要不你等会儿,我去把他们找来?”

    牛小强答应一声:“那就辛苦你帮我跑一趟了。”

    老汪摆摆手,站起身道:“这算个啥,你先歇着,我去去就回。”

    牛小强原本以为老汪会很快就返回,没想到一直等到天都快黑了,却始终不见他的人影。

    牛小强担心天黑之后找不到船渡江,只得起身回家。他刚走到江边的时候,吴萍的呼喊声远远传来:“小强,你等等!”

    牛小强扭头一看,只见吴萍穿着自己给她买的那件红色棉袄狂奔而来。

    他不由暗暗埋怨:天都快黑了,你这个时候赶来又有啥用?话说你就不能早点来吗?

    吴萍很快就跑到了跟前,她的手里拎着一个女士挎包。这个挎包牛小强之前见过,是吴萍在州广那边买的。

    牛小强见她打扮得很是得体,手里又拎着包包,忍不住问道:“萍姐,你这是准备外出办事吗?”

    吴萍一边喘气一边点头:“你不是说要去买船吗?我这几天正好休息,就想趁着有时间帮你把这件事给办了,不然过完年之后我就要忙得抽不开身了。”

    牛小强立马露出开心的笑容:“那就多谢萍姐了,不过现在天都快快黑了,咱们也去不了市里,要不还是明天再说吧。”

    吴萍翻了个白眼:“怎么?你想让我再滚回家去啊,我可是为你办事,你今晚就不招待我一下么?”

    牛小强赶忙摆手:“这怎么可能呢?走吧,我今晚一定好好招待你,好吃好喝绝对管够。”

    吴萍立马喜笑颜开:“这还差不多。”

    两人在江岸边连呼带喊,总算是找到了一艘正准备收工回家的小机船,安安稳稳的渡过了清江。

    上岸后牛小强问道:“萍姐,你想去哪里吃饭?”

    吴萍闻言露出好奇的神色:“难不成你还有备选的地方?”

    过年期间饭馆都关门歇业了,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让客人在自己家吃饭,根本不可能带着客人去别人家,因此吴萍才会有此疑问。

    牛小强笑道:“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去我家,我给你做饭,第二个是去我的熟人家里,让别人给你做。”

    吴萍迟疑道:“你带着我去别人家吃饭合适吗?”

    牛小强哈哈一笑:“我说合适就肯定合适,就看你是怎么想的了。”

    吴萍摇摇头:“去别人家不太好,还是去你家吧,话说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我还从未去过你家呢。”

    牛小强嗯了一声:“那就去我家吧。”

    两人并肩而行,边走边聊。吴萍对于牛小强想要买船跑运输感到很是费解,忍不住问道:“小强,你怎么忽然想到要自己搞运输啊?”

    牛小强叹了口气,把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吴萍听了之后冷笑连连:“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些人可真够狠的,张口就要五十万,亏他们说得出口!你买船的选择非常正确,无论如何也不能向他们低头!”

    牛小强见吴萍神色有点反常,说话的时候一副恨不得生吃人肉的样子,不由好奇道:“萍姐,这是我的事情,你干嘛这么生气啊?”

    吴萍变得更加气愤,说话间唾沫横飞:“过年之前我就去县里找过他们,想给乡里争取一点扶贫款,结果他们一推二五六,一分钱都没拨发下来,如果财政真的很吃紧也就罢了,可他们却有钱买小汽车!你说这像话吗?!”

    牛小强擦了擦脸上被喷溅的口水,微微点头:“确实是很不像话,不过你也不要这么激动,今后还是靠自己吧,没必要再去求爷爷告奶奶,反正希望农场已经开始运行,相信今年孤峰乡的财政收入一定会比去年好。”

    吴萍踢飞了路上的一块小石头,咒骂道:“祝愿他们开车的时候出车祸!最好全都翘辫子!哼!”

    这样的诅咒极其恶毒,但牛小强却能够理解。吴萍为了孤峰乡的老百姓没日没夜的操劳,想尽了一切办法,绝对称得上鞠躬尽瘁了。上头不给点支持也就罢了,居然还拿钱去买车,这种事情不仅吴萍想不开,就连牛小强都觉得太过分了。

    吴萍诅咒之后扭头看向牛小强,一脸贼兮兮的模样。

    牛小强一看就知道她想说啥,赶忙挥手制止:“萍姐,我师父过完年了就要扩产,可没钱再支持你们孤峰乡搞经济了。”

    吴萍撇撇嘴,不甘心道:“再怎么没钱,三两万还是能拿出来吧?”

    牛小强苦笑着叹了口气:“萍姐,我师父投资几百万新组建的亚洲机械厂到现在还没挣到一分钱,那么多的工人要吃饭要拿工资,每个月的开销可不是小数目,你说他还有钱支持你吗?”

    吴萍一想也是,颇为遗憾道:“说的也是,我原本还想扩大农场的养殖规模呢,看来只能再等等了。”

    牛小强提醒道:“萍姐,搞养殖最需要注意的是防疫工作,这个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一旦发生瘟疫,所有的种苗都会打水漂,这方面你必须上点心才行。”

    吴萍点点头:“放心吧,防疫工作是我亲自监管的,我还特地买了几本书学习相关知识呢,保证不会出事的。”

    两人花了大半个钟头来到了牛家村。

    其他村民都在家里吃饭,几个在外面燃放烟花爆竹的小孩见牛小强领着一个陌生女人回来,也都浑不在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