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春香和牛秋香也不甘落后,两人对王小霜都很大方。

    牛春香送的是一条黑色的半身皮裙,一看就是高档货色。牛秋香送的是一双牛皮靴子,里面加了绒,也是很高级的那种。

    三个姐姐加起来刚好赠送了一套行头,王小霜过年就用不着买任何新行头了,帮她节约了一大笔钱。

    王小霜的爸爸见此情景越发的开心,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牛小强一家子既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大闺女,那就说明其他女人是绝对不可能把牛小强给抢走的。

    王小霜对着两个姑子感谢一番,最后孙梅掏出一个红包塞进了王小霜的口袋:“这是我跟你叔叔的一点心意,你拿去买点吃的玩的,可别苛待了自己,明白吗?”

    王小霜推辞不过,只能点头接受。

    牛小强哭笑不得道:“我说各位,今天又不是大年三十,你们怎么都提前送新年礼物啊?”

    孙梅笑盈盈的看向牛春香:“你大姐过年的时候要举办婚姻大事,我们怕到时候太忙,忘了照顾小霜了,所以才提前把礼物送给她的。”

    牛春香小脸通红,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孙梅摸了摸她的脑袋:“你马上就要嫁人了,怎么还这么腼腆?今后可要泼辣点,太老实的话容易被人欺负,明白吗?”

    牛春香嗯了一声,“我明白。”

    牛小强忍不住问道:“妈,我听说四姐准备赶回来参加大姐的婚礼,到时候要不要我去火车站接她?”

    牛秋香跟老四的关系最好,她笑呵呵的接口:“我早就跟你四姐商量好了,由我去火车站接她,你还是留在家里帮着操办大姐的婚事吧。”

    牛小强哦了一声:“好吧,就按照你的意思来。”

    以前牛小强家的经济条件不太好,因此去年过年的时候牛冬香并未回家。现在他们家自然不会在乎那二三十块的车费钱,加上大姐要结婚,所以牛冬香早就规划好了回家的事情。

    一家人坐在一起闲聊,十句当中有八句跟牛春香的婚事相关。方东平和王小霜的爸爸也加入了进去,唯独只有于思梅保持沉默。

    她的身份有点尴尬,桌子上的人因为王小霜的原因,都不太好跟她说话。

    牛小强见状悄悄用脚尖碰了碰于思梅的鞋子,等到于思梅看过来的时候,他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于思梅微微一笑,一副根本就不介意的神色,牛小强这才放下心来。

    上午十点半,高德胜来到了桌子跟前,征询道:“方厂长,食堂已经准备好了酒菜,现在是不是可以上菜了?”

    方东平点点头:“准备好了就上菜吧,吃了喝了就放假,免得耽误大家的时间。”

    高德胜答应一声,转回身安排后勤部的人上酒上菜。

    三家工厂加起来一共有将近六百号人,牛小强在规划的时候凑了个整数,让后勤部按照六百人的份量准备了六十桌酒席。

    酒桌上的菜品是按照五十块钱一桌的标准定制的,喝的酒一律是洋河大曲,总共花费了三千多块,算是很大的手笔了。

    牛小强对于吃喝方面一向都很大方,特别是年终的这一顿酒,更加不可能小气,免得被工人们说闲话。

    食堂的空间挺大的,即便摆了六十张桌子,也丝毫不显拥挤。随着酒菜次第端上桌,工人们的热情随之高涨,大家都放得很开题,各自吆五喝六的吃喝起来。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方东平跟牛小强一同起身来到了临时安装的麦克风跟前。

    麦克风跟前连一张桌子都没有,两人也并未提前准备发言稿,准备随性发言。

    方东平首先开口,对大家在过去时间里的辛苦付出表示赞赏和感谢,鼓励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共同努力把工厂的效益越做越好。接着他又说了一些拜年的话,对大家表示祝福后才把话筒递给牛小强。

    方东平的发言比较中规中矩,他说完之后大家纷纷鼓掌致意,随后全都用期待的眼神盯着牛小强。

    工人们全都知道牛小强说的才是重点,比如说奖金和红包的发放标准,都是牛小强亲自制定的,自己到底能拿到多少钱,全看牛小强怎么安排了。

    牛小强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才开口:“各位工友,虽然方厂长刚才已经对大家的辛苦付出表示了感谢,但我在这里仍然要感谢一下,谢谢各位的辛苦劳动,如果没有你们的付出,咱们集团名下的三家工厂绝对不可能取得如今的业绩!”

    集团这个词汇在场的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听说,牛小强名下的三家工厂实际上并没有相互隶属的关系,也并没有被纳入同一家集团的名下,只是管理的时候实行了统一的标准。

    但他这么说也并不为过,毕竟都是他的产业嘛,说是一个集团的当然不会有问题了。

    牛小强说到这里咧嘴一笑,小小的开了个玩笑:“我知道大家最关心的是奖金和红包的事情,所以就不多说废话了,直接步入正题吧。”

    众人很配合的哄笑起来,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牛小强宣布了奖金和红包的发放规格:“集团名下的三家工厂当中,亚洲机械厂刚刚重组不久,并未给集团创造多大的收益,因此这家工厂的工友们没有奖金可拿,只能领到红包,权当是作为没有奖金的一种补充吧,四季花露水厂和神农制药厂的效益很不错,因此这两家工厂的职工可以拿到奖金,既然拿了奖金,那就没有红包了,也就是说奖金和红包两者之中只能拿到一个,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这本来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因此大家都没啥意见。

    牛小强接着宣布了奖金和红包的具体数额:“奖金的发放数额为大家年度总工资的平均数,比如说一位工人每个月的平均工资为三十五块钱,那么他拿到手的奖金就是三十五块,相当于年底最后一个月发放了双薪,大家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