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十分钟,于思梅下好了两碗肉丝面,两人坐在茶机前吃着面条。

    于思梅撩拨了一下长长的头发,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省城?”

    牛小强早就规划好了:“等会儿吃完了早饭我去打个电话,跟范厅长约好时间,现在是年底,估计他很忙,如果不提前约好时间,我担心去了见不到人,会白跑一趟。”

    两人很快就吃完了早餐,于思梅把碗筷洗好,跟着牛小强一起出门。

    刚一出来,两人同时一呆,然后一起抬头看向天空。

    天上正在飘舞着雪花,雪花的花瓣有点大,一看就知道这场雪会下得很大。

    于思梅嘀咕道:“难怪昨天晚上那么冷,原来是因为要下雪了呢。”

    牛小强看了看于思梅的装束,提醒道:“于姐,要不你多加两件衣服吧,穿这么少会冻病的。”

    于思梅摸了摸皮裙的面料,笑道:“这里面可是加了绒的,暖和着呢。”

    牛小强闻言微微点头,带着于思梅来到了小卖部,拨打了范德民办公室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那边传来了魏翠红的声音:“这里是省轻化厅,请问您是哪位?”

    “翠红姐,我是小强。”

    “是小强啊,你找范厅长有事吗?”

    “这不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吗,我想提前过去拜会一下范厅长,给他拜个早年,他今天有空闲吗?”

    魏翠红苦笑道:“他哪里有空闲啊,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今天一大清早就带着秘书开会去了,临时把我找来给他接电话,我都无聊死了呢。”

    牛小强追问道:“那他明天有时间吗?”

    “不仅明天没有时间,后天和大后天也都没有时间,范厅长早就跟我交代过了,凡是打电话说想给他拜年的,一律让我拒绝掉,小强,还是算了吧,范厅长本来就不喜欢搞这一套,你抽个时间给他家里打电话拜个年就行,如果真的登门拜会,范厅长反而会不高兴。”

    牛小强犹豫了片刻,最终点点头:“好吧,麻烦你帮我转告一下范厅长,就说我不登门拜会他了,会抽空给他打电话拜年。”

    “没问题,我一定帮你说好话,就这样吧,另一部电话铃响了,我还要继续接电话。”

    “恩,翠红姐,我祝你新年愉快。”

    “一样一样,你也新年愉快。”

    魏翠红确实挺忙的,来不及再寒暄就挂断了电话。

    于思梅一直站在旁边,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电话挂断后,她忍不住问道:“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回家去?”

    牛小强嗯了一声:“既然不用去省城拜年,那当然要回家去了,走吧,咱们先去寄信,寄了信回别墅歇息,下午就坐船会凹山。”

    于思梅非常珍惜跟牛小强独处的时光,不想这么快就回去。但她知道牛小强工作繁忙,只好点头答应。

    两人寄完信回到别墅,坐在沙发上看了半个钟头的电视,于思梅就提议出去走走。

    牛小强昨天逛街的后遗症还在,两条腿隐隐酸痛。但是看到于思梅一脸希冀的表情,他又不好拒绝。

    “好吧,咱们就在江边走走,免得走远了耽误了登船的时间。”

    于思梅立即大喜,开开心心的打开了房门。

    外面正在飘落鹅毛大雪,一点风都没有,两人沿着小径来到清江边上,在江边上并肩而行。

    虽然天上在下雪,但是两人都感到很温馨,谁都没有开口去打破这份难得的宁静。

    “小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能不能给个准话啊?老这么吊着我,我心里很难受的。”

    往前走了一百多米远的距离,两人听见江边的树丛后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就明说,我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你看你,一点耐心都没有,这才几天的功夫,你就要我给个准话,咱们是搞对象,不是过家家,你总得让我好好考察考察吧?”

    “咱们已经认识快半年时间了,不短了吧?这么长的时间你还没有看清楚我的为人吗?”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当然要慎重啊,你如果再逼着我表态,我想我会重新考虑咱两之间的关系的!”

    女人也有点来气,说话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友好。男人闻听此言苦笑道:“好吧,都是我的错,怪我太心急,不过话说回来,咱们自打认识到现在,连小手都没拉过,这好像不太好吧?”

    女人脸上一红,扭过身往前走,不去搭理男人。

    男人站在原地,一副苦哈哈的模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牛小强和于思梅刚好从旁边经过,男人看到于思梅后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样的一个漂亮女人。

    牛小强暗自好笑,心说:你想拉手就去拉啊,干嘛要当面提问?这未免也太愚蠢了吧,看这个女人的表情,她明显已经默许了,你这个傻子却看不出来,我都替你着急呢!

    “小许,你还傻站在那里干嘛?”

    “哦……哦,我这就来。”

    牛小强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发现对方长得虎头虎脑,应该是那种比较粗矿的类型。他觉得自己要是不提醒一下,估计这个男人可能很难得偿所愿,搞不好还会跟这个女人吹掉,于是小声提醒:“这位大哥,你要是有胆量的话,不妨勇敢的去拉住你对象的手,我敢保证她不会拒绝。”

    男人停下脚步,一脸怀疑的看着牛小强:“你自己都没拉上你对象的手,好意思对我说三道四么?”

    牛小强被噎在当场,男人哼了一声,转身追上去了。

    牛小强愣了片刻没好气道:“这家伙真是无药可救了,活该你吃不到葡萄!”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于思梅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手掌。牛小强低头看了看,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

    于思梅低着脑袋不敢去看牛小强,脸上红扑扑的:“我……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此刻的环境和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