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小强走出办公室后找到方东平,跟他说自己要出去办点事,让方东平把厂里照看好。

    方东平对牛小强十分信任,也没问牛小强要出去办什么事情,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下午一点,牛小强跟于思梅背上背篓,手拿药铲,朝着凹山镇北边的荒山走去。

    这个方向正好对着希望农庄,牛小强可谓是轻车熟路,他带着于思梅养沿着小路前行,以最短的距离来到了山上。两人在路上笑呵呵的闲聊,气氛非常融洽。

    “于姐,你能不能跟我形容一下你要找的药材长啥样?我好帮你找。”

    于思梅闻听此言露出了不安的神色,犹豫片刻后终于还是说出了大实话:“其实这种药材并不难找,我之所以把你叫上,是想让你有机会散散心,休息一下。”

    牛小强有点傻眼:“那……那过生日的事情也是假的吗?”

    于思梅摇摇头:“这个倒是真的,今天确实是我的生日。”

    牛小强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又感到很无奈。即便知道于思梅欺骗了自己,他也不好发脾气。因为于思梅的性格十分敏感,如果说了太重的话,于思梅肯定难以接受。

    于思梅知道牛小强有点生气,赶忙解释道:“小强,你这段日子太过操劳,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你的身体肯定会出问题的,不信你自己去照照镜子,你都有黑眼圈了呢。”

    牛小强挠了挠头,“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喽?”

    于思梅很认真的摇摇头:“你以为我在跟你说瞎话吗?我跟你说的可都是大实话,你自己可能都没留意到,你这段时间笑得越来越少,经常神情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要我说你根本就没必要这么拼命,你不过是一个秘书,工厂又不是你的,你为啥那么替你师父卖命呢?”

    牛小强不好说工厂就是自己的,只能苦笑着点头:“谢谢你的提醒,我今后会注意身体的,不过我这段时间确实是责任重大,没有时间休息,还是等我忙完了之后再说吧。”

    于思梅见牛小强要回去工作,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既然都已经出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还是陪我采了药再回去吧。”

    牛小强一想也是:“好吧,咱们继续采药。”

    前面是一个岔路口,左边是通往希望农庄的小路,右边是通往牛家村的道路。牛小强自然不会领着于思梅下山,当下带着于思梅走上了去希望农庄的这条路。

    不巧的是牛小强之前抓野猪挖的坑就在前方,两人往前走了一百多米远,于思梅就看到了这个坑洞。她不由露出好奇的神色,“小强,你知道这是干嘛用的吗?”

    牛小强笑着解释了一下,于思梅越听越想笑,到最后终于没能忍住,捂着小嘴娇笑不止。

    牛小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于姐,这件事有这么好笑吗?”

    于思梅稍稍收敛笑容:“我没想到你为了吃猪肉居然把自己家的母猪都给牵了出来,还好没弄丢,否则你爸还不得打死你啊。”

    牛小强面露尴尬之色:“那个时候我哪会想那么多?心里只有吃猪肉这个念头,其他的事情我可没有深入的考虑,好了好了,咱们走吧,别在这里磨蹭了。”

    于思梅点点头,跟着牛小强继续前行。

    越往上走就越荒凉,路边的杂草全都是枯黄色,只有松树是绿的。一般的女人要是来到这种地方,心里肯定会觉得不安,甚至还会感到恐惧。但于思梅不同,她觉得跟牛小强待在一起十分踏实,很有安全感。

    看着牛小强奋力前行的背影,于思梅犹豫片刻后提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问:“小强,你……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了?”

    牛小强微微一愣,停下脚步看着于思梅:“于姐,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这个……我感觉你最近好像总是故意躲着我,连话都不跟我说了,小强,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惹得你不高兴了?”

    牛小强最近确实是在故意疏远于思梅,原因也很简单:他不想让其他人对他跟于思梅之间的关系产生误解。

    这件事困扰了牛小强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每个人都觉得他跟于思梅的关系不正常。牛小强心里觉得憋屈,思来想去之后,想到了疏远两人关系的办法。

    此刻听了于思梅的当面询问,牛小强心里有点愧疚,也有点心虚:“于姐,没有这回事,我最近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亚洲机械厂,因为忙于工作才很少有机会跟你说话的,可没有故意疏远你的意思。”

    于思梅半信半疑道:“真的吗?”

    牛小强违心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啊,如果我故意疏远你,又怎么会跟着你一起出来采药呢?”

    于思梅目光烁烁的盯着牛小强看了好一会儿,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小强,是不是有人说我俩的闲话了?”

    牛小强愣愣的看着于思梅:“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于思梅把脑袋转到一旁,小声道:“我又不是瞎子,还能看不出来吗?”

    “那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于思梅低下脑袋不说话,伸手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牛小强心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为啥不说话呢?难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于姐,咱们两个之间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反正这里有没有第三个人,你担心啥啊?”

    于思梅仍然没有开口,搞得牛小强颇为尴尬。无奈之下他只能苦笑道:“好吧,就当我没有问过,咱们采药去。”

    于思梅低着脑袋跟在牛小强的身后,走了没多远忽然开口:“小强,姐姐是把你当成世界上唯一的家人看待的。”

    牛小强先是点头,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心中暗想:为什么要用家人这个词,而不用亲人呢?

    家人和亲人有区别吗?当然有。从亲疏远近的关系来讲,家人比亲人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