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升有点哭笑不得:“你瞎琢磨啥啊?我是那种人吗?除了我之外,生产部的李主任也跟着来了,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恶意,保管不会为难你的。”

    许红霞一听李克旺也来了,觉得应该不是账本的事情被发现了,因为李克旺是生产部的领导,跟财务科没有半点关系。

    她稍稍放下心来,伸手把门打开。

    王东升和李克旺进屋后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许红霞关上房门,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茶水。

    王东升见茶几上的碗筷还没收拾,忍不住笑道:“小许,你这么晚才吃饭啊?”

    许红霞有点做贼心虚的把碗筷拿到厨房,遮掩道:“我之前不太饿,所以等了一会儿才吃的晚饭。”

    李克旺见许红霞的神色不太自然,担心把她吓到,于是开门见山道:“小许,我跟王科长刚刚山洞工厂回来,跟他徒弟谈了一下关于311厂被他师父承包的事情,听他徒弟所说,你已经是他们的人了,对吧?”

    许红霞脸色大变,李克旺不等她开口就笑着摆摆手:“你不用担心,我们跟你一样,现在也是他们的人了,我跟王科长之所以大晚上的跑来找你,就是老方的徒弟交代的,他让我们三个好好合计一下,尽快帮他师父搬走陈天厚这个绊脚石,你要是不相信,就让你侄女把老方那边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你可以现场打电话求证一下。”

    许红霞差点没被吓死,听完了李克旺的解释后才稍稍心安。她打量了两人几眼,惊疑不定道:“这是真的吗?”

    王东升苦笑道:“老李都把话说得这么透了,你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实在不行你还是打电话求证吧,免得你老是疑神疑鬼,这对于我们接下来的谈话很不利。”

    由于事关重大,许红霞最终决定进行求证,“那好,你们先在这里坐坐,我出去一趟。”

    许红霞说完话跑了出去,过了十来分钟才回来。

    出门之前她的脸色还有些凝重,回来之后脸色却显得很是轻松,刚一进门她就笑道:“不好意思啊,是我误会你们了。”

    王东升不以为意的摆摆手:“没事没事,你把门关上,咱们三个好好合计合计。”

    许红霞点点头,把房门直接反锁住。

    等到她落座,王东升这才话归正题:“小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不是正在搜集陈天厚干坏事的证据?”

    既然是自己人,许红霞当然不会隐瞒。她点点头,把相关材料从抽屉里面拿了出来:“这是我从上午到现在整理出来的材料,所有的内容都是真实可靠的,没有任何胡编乱造的成分,你们可以先看看。”

    李克旺和王东升一脸好奇的拿起材料翻看起来。只看了一会儿,李克旺就被惊呆了,惊呼道:“这……这也太夸张了吧?!陈天厚那个王八蛋居然捞了这么多的钱啊!!”

    王东升也被震得不行。他虽然是财务科的科长,但平时却从未算过账。人家毕竟是领导,算账的事情怎么可能起亲力亲为?

    他虽然知道陈天厚干了不少坏事,但没想到数额居然如此巨大,李克旺话音刚落,他就结巴道:“二、二十六万?!我的老天!陈天厚的胆子真是大得没有边啊!!”

    许红霞露出了一脸严肃的表情:“就这还只是初步的统计结果,要是把所有的账目全都梳理清楚,数目肯定会大大增加。”

    她说到这里露出不屑的神色:“哼,陈天厚自以为巧立名目就能蒙混过去,他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他使用的这些小伎俩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这个干了十多年会计的老手?”

    许红霞并未吹牛,她确实是会计方面的老手,工作能力非常强,自大打进入311厂以来,还从未出现过任何失误,这些情况王东升自然是很清楚的。

    王东升面色严峻的连连点头:“小许,你的业务能力我知道,账目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做事,同时也要严格保密,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别再跟任何人透露消息,咱们两个负责去拉拢人手,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妥当,我们就立刻动手,绝对不能拖延时间,否则夜长梦多啊。”

    王东升的潜意思两人全都明白,他这是担心陈天厚会狗急跳墙。

    陈天厚犯了这么巨大的错误,一旦得知消息,保不齐就会乱来。为了降低风险,三人不得不更加谨慎。

    “放心吧科长,我平时虽然嘴巴有点长,喜欢跟人东扯西拉,但在这件事情上还是知道轻重的,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会得知我这里的情况。”

    王东升点点头:“我们相信你会保密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回去好好筹划筹划,如果遇到事情,你可以随时去找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许红霞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商议妥当后,三人分头行动。

    另一边,陈天厚正坐在自家的客厅里抽闷烟。

    自从听闻了方东平想要承包311厂的消息后,陈天厚就一直愁眉不展,到现在为止都已经抽了半包烟了,却仍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看得出来,他为此感到非常担忧。

    牛小东规规矩矩的坐在他的对面,一看陈天厚这么久了都不说话,他犹豫片刻后忍不住开口:“厂长,这件事多半是假的,您可别往心里去。”

    陈天厚眯着眼睛:“即便是假的,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估计现在厂里已经是人心浮动,人心不稳的话很容易出大问题啊。”

    牛小东知道陈天厚的意思,陈天厚这是在担心厂里的职工不再听他的话,甚至不排除跟他唱对台戏的可能。

    陈天厚的威望虽然很高,但真要到了厂子快要完蛋的时候,他的威望就压不住人了。

    厂子都快垮了,谁还听他的啊?如果不把这个苗头压下去,陈天厚担心会引发更加恶劣的连锁反应。至于是什么连锁反应,牛小东和他全都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