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做生意的,在销售新产品的时候一般都会先试试水,然后根据实际的销售情况来决定今后的采购量,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即便按照二十美元一瓶的定价,五百瓶也能卖到一万美元,按照官方牌价兑换成人民币的话,那就是两万块。

    看起来卖的钱好像不多,但实际的出货量却只有五百瓶,比在国内市场的利润率高太多太多了。

    如果在国内想要卖到一万块钱,根据六毛钱一瓶的出厂价计算,出货量需要达到一万六千多瓶才够,由此可见这笔买卖有多么高的暴利。

    牛小强笑得都合不拢嘴了,心中暗想:难怪那么多的人都想前来参加广交会,这里果然充满了机会,只要运气好一点就能发大财啊!

    “没问题,我这就跟你当场签合同。”

    牛小强把合同的范本拿了出来。

    合同的范本是省轻化厅发放的,上面的产品名称、价格和订货量都是空着的,只要在签订单的时候填写上去就行。

    这主要是为了给广大的企业减少风险和失误,毕竟不是每家企业都懂得出口条款的。此外还能节约大家的时间,可谓非常周到。

    很快的,双方就签完了这笔订单。按照合同的规定,采购方需要提前支付百分之八十的货款,剩下的尾款需要在收到货物之后再进行结算。

    外商的美元需要在国家指定的银行进行支付,将直接被纳入外汇范畴,国家会使用人民币支付给牛小强。也就是说这笔订单的美元牛小强是收不到的,他最终收到的货款是人民币。

    牛小强把其中的一份合同递给这名女外商:“您把单子拿好,去那边的银行柜台办理付款手续,然后把回执单拿来交给我就行,到时候我会根据合同的规定,准时给您发货的。”

    女外商早就来过广交会许多次了,对于这边的规矩早已熟知。她点点头,轻车熟路的拿着刚刚签订的合同走向银行设立的临时支付点。

    牛小强笑呵呵的看向另外两个外国客商:“不知两位是否也要进行采购?”

    剩下的一男一女两名外商同时点头,都提出了四百瓶的采购量。

    牛小强二话不说,赶忙分别跟两人把合同签订下来。

    短短不到半个钟头,他就成交了三笔买卖,看得周围的参展商十分眼热。不过大家也只能眼热,根本就没办法跟他抢生意。

    牛小强刚才全程都是用英语跟三名外商交流的,他的英语水平跟专业的翻译相比也丝毫不差,在场的国人基本都没听懂。听都听不懂,那就自然只能干瞪眼了。

    这帮人无聊之下纷纷把目光定格在了吴萍的身上,打量着这个身穿戏服蒙着黑纱的女人。

    吴萍感觉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小声道:“小强,我还需要站多久啊?”

    牛小强苦笑道:“萍姐,这才刚刚开始,你就想撂挑子了啊?”

    吴萍扭动了一下腰肢:“我不是想撂挑子,就是觉得……觉得有点不习惯。”

    牛小强轻轻拍了拍吴萍的肩膀,小声安慰道:“你把心放宽一点,反正别人也就是看个新鲜,你又不会损失什么,对吧?”

    吴萍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有了这三笔订单的成功经验,牛小强的干劲越发的高昂,接下来的两个钟头他不停地找那些外商推销四季牌香水。可惜的是外商们大多都是来采购其他商品的,香水根本就不在他们的采购名单之列,因此牛小强继续忙活了两个小时,也没能拉到新的订单。

    虽然没能拉到新的订单,但牛小强却给这些外商发了不少的名片。他告诉这些外商,如果回国后有经营香水买卖的念头,可以直接打电话联系他,他会按照广交会上的“优惠价格”给大家发货。

    到了中午时分,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围在077号展台跟前的人已经不多了。

    牛小强推销了一上午,早就说得口干舌燥了,他把自己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冲着吴萍一摆手:“萍姐,你先过来休息一下,等吃了午饭咱们再开工。”

    吴萍在077号展台旁边站了一上午,胳膊腿早就酸麻得不行。她赶忙放下手里的花露水瓶,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苦哈哈的捶打着自己的大腿:“总算是熬过了这个上午,差点没把我累死。”

    牛小强吩咐李宇去外面买吃的,然后坐在了吴萍的身边。他也累得够呛,像吴萍一样捶打着自己的大腿:“做生意就要能吃苦,不然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还好咱们小有所收获,不然那就太不值当了。”

    吴萍没有听懂牛小强跟三名外商之间的交流,她忍不住问道:“你上午一共签了多少钱的单子?”

    “一共是三万八千块。”

    吴萍笑着点头:“这已经很不错了,不像我们孤峰乡的蜂蜜,到现在为止也只预定了一千斤的量,就这还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得到的单子,没有你的话,江北油田根本不可能采购。”

    牛小强呵呵一笑:“萍姐,我签的都是用美元支付的订单,即便按照官方牌价兑换成人民币,那也有七万六千块,如果按照黑市的兑换率计算,那就是三十八万块人民币,可惜,国家不允许啊。”

    吴萍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猛地一拍牛小强的肩膀:“你小子够可以的啊!我还以为是三万八千块人民币呢,没想到居然是美元!就算按照官方的兑换率计算,你也赚大发了嘛!”

    牛小强揉了揉被吴萍拍疼的肩膀,嘿嘿笑道:“国家有出口补贴政策,据说一美元可以补贴五块钱的人民币,这么计算的话我能挣到的钱就更多了。”

    吴萍瞪大双眼:“如此说来,你一个上午的真实收获有将近二十万块?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牛小强很谦虚的摆摆手:“我这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跟那些大厂相比,这么点收获根本不够看的。”

    虽然是牛小强挣到的钱,但吴萍也是参与者,她有种与有荣焉的感受,闻言娇笑着戳了戳牛小强的脑门,调侃道:“你呀你,年纪不小,心倒是挺大的,挣了这么多的钱还不满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