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号的早晨,牛小强和方东平一大早就起床,吃过早饭后赶到了码头。

    今天是张广茂待在清江石化机的最后一天,明天他就要去平江油田走马上任了,牛小强和方东平不能不去欢送一下。

    两人多次去市里办事,早就轻车熟路了。快到中午的时候他们抵达清江石化机,在张广茂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正主。

    十来天没见,张广茂看起来红光满面,精气神比以前要好很多。

    他在仕途上春风得意,前不久又在牛小强的介绍下找了个漂亮老婆,闺女出国留学的事情也已经定了下来。日子过得这么舒坦,心情自然很好,心情好了,精气神自然也就跟着好起来。

    “来来来,两位赶紧坐下。”

    张广茂很热情的招呼方东平和牛小强落座,然后吩咐周洪宝上茶。

    周洪宝已经被提名为清江石化机的生产部主任,还兼任着常务副厂长的职务。即便如此,周洪宝的姿态也放得很低,在张广茂还未离去之前,继续承担着秘书的工作。

    等到他上好茶水离开,张广茂这才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递给牛小强:“小强,这是你帮我兑换外汇的钱,沃森教授回国前让我把钱交给你,你赶紧收下吧。”

    牛小强笑呵呵的接过钱,数都没数,直接装进了自己的背包。

    张广茂感激道:“小兰的事情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她那个水平想要出国留学比登天还难,我原本想中午好好招待一下你们的,可今天中午部里要派人过来帮我处理一些事情,我不得不去接待他们,如此一来这顿饭只能等到晚上再吃了,两位可千万不要有意见哟。”

    两人知道他很忙,自然不会计较这种小事。

    方东平首先开口:“瞧你说的,咱们又不是外人,什么时候不能聚啊?张厂长——不对,现在应该叫张书记了,张书记事务繁忙,我们两个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绝对不会有想法的。”

    张广茂哈哈一笑:“方老说得对,咱们不是外人,不用去计较这些小事情,下午的时候请两位在招待所休息一下,咱们晚上再好好聚聚。”

    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牛小强一听张广茂要招待客人,于是笑着站起身:“我们正好有点私事要处理,还是晚上再过来叨扰吧。”

    张广茂赶忙拦住了牛小强和方东平:“两位别急着走,有件事我想跟你们说一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方东平:“我知道你们在市里设立了销售处,正好我要搬到江北油田去,家里的房子空置下来了,你们要是不嫌弃条件差,就把销售处设置在我的房子里吧,这样你们既可以帮我照看房子,又能解决工作和住宿的问题,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方东平和牛小强从未去过张广茂家里,但却听周洪宝说过相关情况。

    据周洪宝所说,方东平住在市区最繁华的地带,房子紧挨在江边,环境非常不错。

    他的级别摆在那里,石油部又是财大气粗的主,买一栋小洋楼跟玩似的。有鉴于张广茂在石油部工作了好些年,工作干得很是出色,现在又要荣升副部级了,部里分管相关事宜的部门干脆卖了个好,把这栋小洋楼直接送给他了。

    张广茂即将调任江北油田,今后要去那边工作,这栋房子就空置了下来。他听说了方东平厂里的情况后,决定做个顺水人情,把这栋小洋楼提供给对方使用。反正空着也是空着,拿来做人情更好一些。

    方东平也没推辞,“那就多谢张书记了,房租我们会——”

    张广茂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故意瞪眼:“方老,瞧不起人咋的?我张广茂是这种人吗?”

    方东平只得点头:“好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广茂这才咧嘴笑道:“这才对嘛,我还有事,晚上再招呼两位,抱歉抱歉。”

    两人客套了几句,走出办公室后跟周洪宝打了声招呼,径直赶往李宇设置在市区的销售点。说是销售点,其实就是一个中转仓库。为了便于发货,李宇特地在市区的主干道旁边租的房子。

    两人都是第一次过来,下车后经过打听,这才找到了地方。

    李宇出去忙活去了,仓库的大门敞开着,两人直接走了进去,发现王小雪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里面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甲。两人一直走到跟前,才发现王小雪是在给手指甲涂指甲油。

    王小雪太过投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两人的到来,两人走到跟前她才察觉,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指甲油掉在了桌面上。

    看清楚来人是谁后,王小雪的脸色变得极为忐忑,“这个……两位赶紧坐,我去给你们倒茶。”

    她说话间把装着指甲油的小瓶子塞进口袋,一溜烟的跑去倒茶了。

    牛小强也没有计较她上班时间不务正业的事情,坐下之后他翻开桌子上的账本,认真的看着。

    花露水的销售情况好得有点出乎他的预料,每天生产多少就能卖出多少,才几天的时间,就已经为他挣到了三千多块钱。

    牛小强越看越开心,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如果按照这个情况继续发展下去,等到工厂的产能提升上来,他每天就能挣到几千块,想想都美啊。

    “来,两位喝茶。”

    王小雪把茶水递到两人面前,牛小强没有搭理她,而是在心中美滋滋的暗想:以后厂里每天可以生产一万六千瓶花露水,每瓶的利润是三毛钱,如此一来我每天的收益就是七千八百块,十天就是七万八,一百天就是七十八万,一千天就是七百八十万!哈哈!当真是发大财了!

    其实牛小强清楚得很,按照这个法子计算是靠不住的。四季牌花露水的销量不会永远都这么红火,原因在于目前的销售区域很有限,只局限于宇阳县和清江市区。

    这两个地方加起来也只有一百多万的人口,也就是二十多万户人家。按照每户人家一年消费一瓶花露水计算,最起码在今年之内,花露水厂在宇阳县和清江市最多只能卖出二十多万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