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东平苦笑一声,接着说道:“二来嘛,这项技术也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我所说的诱惑力是指具有颠覆性的、能够产生让人无法拒绝的庞大利润,说到底这也就是一项修修补补的技术,每年最多可以为石油部节约大约一千万的资金,人家家大业大,可瞧不上这么点碎骨头。”

    一千万对于普通人来讲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了,目前放眼全国,千万富翁的数量比野生的大熊猫还要稀少,可要是放在石油部这样的巨无霸单位,那确实不算个啥。

    人家一年出口创汇的金额就高达几十亿美元,按照官方牌价换算成人民币也有一百多个亿。要是按照黑市的兑换比例,那就相当于数百亿元。跟这个数额相比,一千万要摆在哪里才合适?

    有人也许会觉得很奇怪:能节约一千万难道不好吗?

    这个当然是好事,但对于那些大佬们来说,这笔钱节约下来也是国家的,他们只能得到勤俭持家的好名声,这么点好名声对他们可是无关痛痒的事情,还不足以让他们心动,也只有张厂长这个级别的人才会眼热。

    昨天下午回家的轮船上,牛小强向方东平打听过石油行业的情况,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所了解的,他垂头丧气的点点头:“这话在理。”

    方东平吃了一口菜,接着说道:“最后嘛,就需要考虑到张厂长的因素了,你是见过他的,对这个人今后的发展有什么看法没有?”

    牛小强点头道:“他这个人非常不错,很会做人,只要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外加他自己的钻营,今后更进一步的可能性非常大。”

    方东平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张厂长待人接物很有分寸,这种人很能讨领导的欢心,咱们现在一穷二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得罪了他再想拿到如此优越的订单就不容易了,咱们要想获得长足的发展,最好还是跟他搞好关系,这次的技术革新就是一个契机,不管他升不升官,咱们今后都不愁没有钱可赚,小强,你要记住一点,有舍才有得,不要总想着把什么好处都占了,这是要不得的,特别是在没有实力和底气的创业时期,更需要舍得付出,这样才能发展起来啊。”

    牛小强彻底打消了之前的念头,他自嘲的笑了笑:“是我钻进钱眼里去了,您说得对,张厂长这条线咱们必须抓牢,等到发展起来以后,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比较好。”

    方东平对牛小强最满意的地方就是他比较懂事,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稍稍跟他说一下,他就能想清楚利弊。

    “师父对你还是比较放心的,只要你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前进,将来必定会出人头地。”

    得到师父的夸奖后,牛小强显得很谨慎:“说起来还是您教得好,您不仅教我知识和技术,还教我做人的道理,这可是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

    方东平咧嘴一笑,开心之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牛小强已经吃完了饭,他放下碗筷,站起身道:“师父,我去镇上看看情况,您先喝着。”

    “恩,你去吧。”

    牛小强顺着山路快步前行,来到镇上后直接向坐在路口晒太阳的一个老大爷问道:“老大爷,镇上今天停电了没有?”

    老大爷把嘴里的旱烟袋放在鞋面上磕了几下,笑呵呵道:“我刚看完电视出来,没发现停电啊。”

    牛小强心里一紧:难不成真是陈天厚搞的鬼?

    他道了声谢,调转方向朝311厂走去。

    311厂的大门前聚满了人,厂门前的大树上还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宇阳机械厂正式成立”几个大字。

    牛小强早就听说311厂要转产了,却没想到他们居然改了厂名。

    宇阳是本地的县名,是前几年才改过来的,原本的县名叫做夹山。311厂既然把厂名改成县名,由此可见他们已经决定扎根本地发展。至于兵工厂的名头,多半已经被他们给摒弃了。

    聚集过来的人群基本都是厂里的职工,大家正在热烈议论着工厂转产的事情:

    “你觉得咱们厂这么改能行吗?”

    “不改是绝对撑不下去的,改了总会有希望吧。”

    “要我说还是原来的老厂子好,再怎么说也是国防工业体系里的一员,现在改成地方性质的企业,说出去名头都弱了好几个档次呢。”

    “名头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我看这么改挺好的,瞅瞅人家宇阳农机厂,这几年搞得风生水起,人家也是地方性质的集体企业,比咱们这个挂着国防工业体系名头的厂子不好得多?”

    “人家扎根当地已经好多年了,咱们虽然在这里干了好些年,但一直都跟当地政府和企业没有交集,如此一来上那里去找活儿干?”

    “咱们以前是搞军工的,无论是产品质量还是技术水平,都比宇阳机械厂这样的民用企业强得多,只要肯弯下腰求人,就不怕没有订单。”

    “希望如此吧……”

    从职工们的对话不难听出,许多人对于工厂的前景都感到忐忑不安。企业改革在当今还属于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改革成功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更多的却是改革失败。

    仔细的分析一下,就会发现那些改革成功的企业进行的基本都是具有颠覆性的转产。比如说山城那边一家专门制造军用飞机的工厂,人家现在正在生产电冰箱,效益很是红火。

    再去看那些改革失败的工厂,基本都属于动作幅度较小的类型,以前是干什么的——比如说加工轴承,转产后仍旧鼓捣轴承。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充分的利用工厂的设备,只需要改个厂名就能立马投产,所需的改造资金几乎没有。

    但这么改的弊端也是很明显的,他们对原来的行业虽然很熟悉,但市场的容量毕竟有限,在蛋糕就这么大的情况下,大家要是一窝蜂的涌入进来,就难免会发生激烈的市场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