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妇女推门而入,她把装有资料的文件袋递给张厂长,刚准备转身离开,方东平就站了起来:“张厂长,您公务繁忙,我们就不打扰了,要是技术革新的事情有了进展,我会给您打电话的,小强,咱们走吧。”

    张厂长赶忙起身挽留,当然了,所谓的挽留也只是客气一下。一看方东平态度坚决,张厂长这才把文件袋递给他,转头对中年女人吩咐道:“陈主任,麻烦你把两位客人带到库区去,周秘书就在那边,你把人交给周秘书就可以了。”

    陈主任微笑着点点头,带着两人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三人走进库区后,看到的全都是码放着整整齐齐的大木头箱子,箱子外面用黑色的墨水印刻着零配件的批号和规格。周秘书手拿张厂长的批条,正在跟一个穿着工作装的男人说着什么。

    “周秘书,张厂长让我把两位客人带到这里来,说是由你接待。”

    周秘书赶忙抬头,看见方东平和牛小强后他笑盈盈道:“麻烦陈主任了,两位贵客请稍等片刻,我这边马上就安排好了。”

    方东平和牛小强微微点头站在一旁,过了没多久,周秘书就安排好了一切。他走到方东平跟前,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方老,厂长批的货已经装到车上去了,搬运工我也帮您安排好了,不知您需要我们帮您运到什么地方去?”

    三百根轴承可不是小数目,即便一根轴承重五十斤,三百根加在一块儿也有一万五千斤。方东平觉得光靠自己和牛小强这两个老弱是很难在天黑之前搬到防空洞里去的,既然这次打的是张厂长的大牌子,不如把这个大牌子打到底好了。

    只见他不好意思道:“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们帮我把货物运到我的厂子里去,不过路途有点远,我估摸着工人师傅今天晚上是回不来了,住宿和晚饭就由我来安排吧。”

    周秘书赶忙摇头:“这可是厂长亲自交代过的事情,怎么能给您添麻烦呢?我按照出差的待遇来安排他们的食宿吧,就不劳您费心了。”

    方东平也就是客气一下,他跟牛小强现在的活动资金很有限,能节约自然是节约一点比较好。反正清江石化机富得流油,也不差这三瓜两枣的,自己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他呵呵一笑:“那就多谢周秘书了,这是一点小意思,你千万别跟我客气。”

    方东平说话间悄悄塞给周秘书一包红塔山。红塔山对于大多数人来讲绝对算是好烟了,但对于周秘书却算不得什么。这种小恩小惠更多的是在表示一种犒劳的态度,可以让人感觉很舒服。

    周秘书前年就已经跟方东平打过交道,知道方东平的性格,也就没有推辞。他非常隐蔽的把红塔山塞进口袋,要是不仔细看,你根本看不出他刚才做了什么。

    牛小强心说:周秘书不仅干活爽利,收好处的动作也很麻利,领导的秘书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比啊。

    周秘书跟领头的工人师傅交代了几句,随后指了指两辆装着轴承的大卡车:“方老,您两位坐在前面那辆车里指路,我已经跟他们交代清楚了,到时候他们会按照您的要求做事的。”

    方东平感谢一番,这才带着牛小强坐进了卡车的副驾驶室。

    “司机师傅,麻烦把车开去码头吧。”

    “好嘞。”

    两辆卡车驶出厂区后径直朝着码头行去,刚好赶上了点。从市区开往凹山镇的轮船属于混装客轮,前面的甲板上可以存放车辆和货物,后面的船舱里可以坐人。

    司机直接把卡车开上了甲板,随后锁好车门,跟着搬运工一同坐进了客舱。

    一路无话,轮船抵达凹山镇的简易码头后,司机把两辆大卡车开了下来,随后在方东平的指引下,把车子开到了防空洞的下面。搬运工们一番忙活,花了将近一个钟头才把装有轴承的木头箱子全部搬进防空洞。

    搬运完货物后,方东平掏出香烟散了一圈。工人师傅早就得到了周秘书的指示,大家笑哈哈的开着车去镇上的招待所吃喝去了。这趟活可是按照出差的待遇计算加班费的,这笔钱足够大家胡吃海喝一顿了,因此大家没有任何的不满。

    一直等到卡车卷起的烟尘消失在山脚,两人这才转身走进防空洞。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方东平对准备帮他生火做饭的牛小强笑道:“小强,你回去吧,这里不用你帮忙,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咱们正式开工。”

    牛小强本来是想搬来防空洞跟方东平住在一起,除了可以照料方东平的饮食起居外,还能顺便看管厂里的设备。这间山洞工厂毕竟是他个人的,方东平只是个打工的,平时有很多事情都要麻烦方东平出面,要是还让人家兼任保安的工作,未免有些过分。

    后来方东平笑骂他顾虑太多,说是师徒之间没必要讲究那些客套,牛小强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的师父,明天早上我早点过来干活。”

    牛小强哼着愉快的小曲回到家,爸妈知道他今天是去拉订单的,吃饭的时候忍不住问起了此事。

    牛小强没有透露实情,只说拉到了一个小订单,省得爸妈老是惦记着工厂的利润,这会影响后续的扩张计划。

    吃过晚饭后,牛小强一如既往的看书学习,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虽然他已经自学完了大学的课程,但俗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牛小强觉得多多复习功课可以巩固自己的知识,并且还能带给自己更多的启发,于是就把这个好习惯坚持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牛小强胡乱吃了点开水泡饭就赶到了山洞工厂。他见防空洞里点着煤油灯,忍不住问道:“师父,你怎么不开电灯呢?煤油灯多暗啊。”

    方东平正蹲在炉子前煮面条,他苦笑道:“我倒是想点电灯,可昨天大半夜就停电了,到现在都还没来电呢,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顺利开工。”

    牛小强家里虽然通了电,但为了节约一毛多一度的电费,一直都使用廉价的煤油灯照明,因此他并不知道停电的事情。

    闻听此言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师父,你说停电的事情是不是陈天厚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