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结古战场 > 345 · 慈悲杀机

345 · 慈悲杀机

        我杀了长颈锯锹的妻子?

        面对温卿筠质疑的眼神,陈简呆怔片刻,随后看向着搬尸人。

        方徊看到陈简眼中只有空白,问道:“你当真不记得了?”

        陈简摇头:“你为何认为是我杀了他的妻子?”

        “‘慈悲梦’。”方徊看了眼陈简,“你连自己的玄妙之力都忘了。”

        “你说什么?!”

        陈简感到晴空霹雳。

        慈悲梦不就是长颈锯锹女儿患上的古怪疾病吗?那玩意居然和我有关系?去洞穴的那晚,我应该什么都没做啊……这可是天大的冤枉!

        他看着方徊,郑重其事道:“你不要乱说,我根本没对那女孩做什么。”

        方徊确信陈简已然忘记当年在恭莲队的所作所为,他感到五味杂陈。嵌在肉中的骨架张张合了几下,发出朽木才有的吱呀声。他深深叹口气,挪开抵在陈简脖子上的锋利手指。

        “看来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失望地抬头,看向北方。

        紧张的气氛得以缓解,一层层轻飘飘的云随风拂过。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从始至终没弄清状况的温卿筠不由地问方徊,“你说他杀了那个……长颈锯锹的妻子?长颈锯锹是人?”

        “是人,炼虫师。”陈简简短解释道,“在虫谷的炼虫师,都用虫豸的名字来称呼对方。”

        “那你现在叫……”

        “隐翅虫。”陈简有些尴尬地回答。

        面对现代人,说这样奇怪的别称像是小朋友才会做的事。

        “搬尸人,我们把话说明白吧,你说我杀了他的妻子。过去,在恭莲队,发生了什么?”

        方徊似乎不太情愿,他犹豫片刻,说道:“倾莲公主过去几年时间里,陆续命令我们——恭莲队的队员,对各种地方进行——”

        长久的停顿,周遭的蚊虫嗡嗡让人心烦意乱。

        “屠杀。”他看着陈简。

        陈简咋舌,恶寒从脑袋顺着脊骨浇下。

        这恶趣味的故事到底是谁想出来的?

        “为何要这么做?”温卿筠问。

        方徊耸肩:“没有原因——至少我们看不出原因,死于屠杀的人可能有上万了……有些队员只需要杀死个别几个人;而另一些则要对家、坊乃至村落进行屠杀。你问我原因?”丑陋的脸上露出冷笑,更加丑陋,“恐怕只有公主知道。”

        “公主……我听说她下落不明。”居住在西朝边疆的温卿筠说道,“她好像死了……京城发生了一场爆炸——”

        方徊抬手制止:“这些事,我们都知晓。不过我不认为她会一命呜呼。”

        “为何?”陈简眉头一抬。

        方徊看陈简如此不了解倾莲公主,情不自禁发出感慨:“失忆真好。”

        陈简有些无语。他和温卿筠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两个现代人的事还没说完,结果搬尸人又带出一个这么复杂的问题,弄得他脑袋有些发昏。他的大脑仿佛分裂出了两个灵魂,其中一个在思考待会该怎么跟许君若解释这个世界;另一个则在与搬尸人交谈。

        他感觉脑袋在隐隐发烫。

        和枯叶螳螂生死相拼就够累的了,现在竟然还要动脑……

        “别卖关子了。”温卿筠不满地催促。

        她也想尽快把这桩并不重要的事了结,好不容易见到陈简,结果跑出个恭莲队煞风景。

        “你忘得一干二净,我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我要把公主的所作所为跟你们统统讲述一遍,再由你判断她到底会不会死?”

        方徊心事重重,他快速说完这番话,立刻拍拍身子准备离开。

        突然,他想起最开始的事还没说清楚,于是又坐回木桩,对陈简说道:“我告诉你你的慈悲梦到底有什么用吧——当然,这其实是我的推测,因为你从未跟任何人说过。”

        陈简点头:“洗耳恭听。”

        他想知道小女孩得病这事儿是怎么赖到自己身上的。

        “你的玄妙之力便是让中招者不断做梦,因在梦中身亡,故戏称为‘慈悲梦’——这世上不存在第二个能使出这种诡异心法的人了,或许你是无意的,无论如何,你让那个小女孩中招了。”

        无意的……

        陈简轻轻皱眉,心里产生了愧疚感。

        他想到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他也曾无意对裘雷使出了狄禅宗的心法,他已经忘记那心法叫什么名字了,不过当时的情形,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裘雷中招,而自己在脑袋空空如也的情况下解除了他身上的招式。

        方徊观察陈简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说法得到了他的默许,于是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让长颈锯锹想办法到商联拿解药。”

        温卿筠眼睛闪闪地眨了几下,她意识到一件古怪的事,于是问道:“商联怎会有他招式的解药?”

        方徊一愣:“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实话实说吧。当时为了堤防你,我私下找到商联的药剂师探讨是否有方法解除‘慈悲梦’,我有天还托你帮我用慈悲梦杀个人,你答应了,而那人便被我送到商联研究。”

        说这些话时,方徊抬头凝视一脸茫然的陈简。

        “你连这些事也忘了。”

        “是啊……”陈简不甘心地点头。

        他很厌恶这种感觉,自己的身世为何要别人来解释,况且,“陈简”这个角色应该出自他亲笔才对,他怎么连自己笔下的人物都弄不明白?

        温卿筠听后不太高兴地哼了一声:“所以你们恭莲队,天天想着怎么对付自己人?”

        “说话别那么小孩子气,”方徊不动生死道,“谁都知道陈简这小子危险,我们也不希望死得莫名其妙啊。”

        陈简尴尬地轻咳一声,他站起来——

        他突然愣住,起身的动作变慢,仿佛在动作片里拍慢镜头。

        我的腿好了!?

        他惊喜地注视双腿。

        搬尸人也意识到陈简本不能做出这样的动作,他立刻看向陈简身后,以为是翅膀正在拍动。可陈简并没有展现翅膀,他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

        “看来鬼虫治愈你了。”

        “是你方才的?”

        搬尸人摇头:“是你自己的。”

        连陈简身旁的空气都洋溢着喜悦,他差点跳起欢呼自己又能走路了,不过作为一名成年人,他还是保持了最低限度的矜持,不禁开怀大笑。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