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308章 昆吾刀

第308章 昆吾刀

        今天的五脏道观很热闹。

        下午刚送走李缺这个临走前还不忘顺走三提篮子冬枣的日理万机胖子。

        入夜后一更天。

        五脏道观外传来笃笃笃的叩门声。

        当晋安听到外头动静,听到老道士跟其他人的说话声,他走出厢房看到是风水先生义先生和大头老头钟老三登门拜访五脏道观,老道士正带着身后两人来到道观后院。

        钟老三还是那副样子。

        这位神魂养在奇葩荷叶上的大头老头,头顶永远长着顶比脑袋还大的荷叶。

        而钟老三身边,还有风水先生义先生同行。

        义先生同样也是模样不变,神魂分魂,附身在纸扎人身上在夜间出行,手里提着盏燃烧神魂的鸡骨灯笼。

        “晋安公子,自上次一别有十日左右了吧,几日不见,晋安公子又修为大进不少,果然不愧是晋安公子,这才是小老儿我认识的晋安公子!”

        头顶荷叶当大帽子的钟老三,一见面就看出了晋安修为大进。

        晋安见到义先生和钟老三,也是心情高兴。

        “义先生,钟前辈,今天怎么想起拜访五脏道观?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是义先生和钟前辈来我五脏道观就都欢迎。”

        晋安请两人在院子里的石桌石凳前坐下。

        “其实我打算白天就来见晋安公子的,晚上的府城施行宵禁,出行不便,而且夜深人静后也会打扰到晋安公子和五脏道观诸位休息。可钟老三死缠烂打着也要一定跟来,一定也要一起拜访晋安公子,这不,我实在磨不过钟老三这么副矫情样子,所以一直等到入夜后才来叨扰晋安公子和五脏道观诸位休息。”

        义先生对钟老三不满抱怨一句。

        把钟老三气得身子发抖,就像他头顶的绿色荷叶一样发抖,钟老三急眼道:“臭搞风水的,你是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这两人是忘年交好友,平时没事干就老爱互相贬损,但这丝毫不影响了两人的多年友情。

        晋安笑看着义先生和钟老三吵来吵去,倒是没把两人的这种吵架当真。

        “不打扰,不打扰,一点都不打扰,现在才一更天,五脏道观没那么早休息。”老道士笑呵呵的走来。

        “义先生、钟先生,这是观里老枣树在今天下午刚结的冬枣果子,你们也一起来常常,这冬枣可脆口甘甜得很。”

        老道士笑眯着眼,提着一篮子刚摘的冬枣走来,将冬枣放到石桌上。

        说起来,五脏道观里几人,跟义先生和钟老三都不陌生,都有过来往。

        老道士是在昌县时候就认识钟老三了,下龙王墓后老道士和削剑也都见过义先生,所以大家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哦?”

        “今天我在府城里听到有不少人家的果树一下开花结果,总算的见到一回真实样子了。”

        “五脏道观现在可是人杰地灵之地,既然是五脏道观里结的冬枣,那这冬枣肯定也是天地灵气之物,一定要尝尝。”

        义先生举止谈吐大方,他性格爽朗的拿起篮子里新摘的一颗红红绿绿冬枣,清脆咬了一口,果然是清甜爽口,清脆甘美,义先生吃得赞不绝口。

        大头老头钟老三不肯落后的也拿起一颗冬枣,擦也不擦的就往嘴里塞,吃得津津有味,一颗接一颗冬枣下肚。

        “钟老三看看你,饿死鬼投胎样子,丢晋安公子的脸。”

        “臭搞风水的,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你自己也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吞枣样,跟小老儿没好多少,咱俩也别五十步笑百步,都是在给咱们家的晋安公子丢脸。”

        义先生和钟老三虽然吵着架,可手里动作丝毫没慢半分,都怕自己吃亏,比对方少吃几颗冬枣。

        这一幕跟白天的老道士和李胖子何其相似。

        晋安看得乐了。

        “义先生、钟前辈,慢点吃,没人给你们抢,这篮子里不够,树上还有冬枣,等下义先生和钟前辈回去的时候,我让老道再采二提篮子让两位带回去吃。”

        听了晋安的话,义先生和钟老三都是神色露出尴尬,两人都说晋安公子你的枣子真好吃…接下来又寒暄过几句后,义先生和钟老三说起了这趟的来意。

        “自从上次鸳鸯楼客栈一别后,一直没时间来找晋安公子,今天一是带着夫人口信来找晋安公子;二来也是兑现上次在鸳鸯楼客栈答应过晋安公子的承诺,给晋安公子送来讲义风水的《阴阳青囊经》上中下三卷,讲四柱八字命理的《神峰通考》。”

        义先生从纸扎人身上摸出一卷竹简和一本古书,放在石桌上。

        竹简的是《阴阳青囊经》。

        古书的是《神峰通考》。

        老道士看着石桌上的古黄色竹简,大吃了一惊:“《阴阳青囊经》上中下三卷?”

        当老道士拿起竹简翻看后,面露震惊神色:“果然是完整的上中下三卷!”

        “而且还是风水大家郭璞先生的注释孤本,其中还包含了郭璞先生从《阴阳青囊经》推演出的《葬书》孤本,这两本可都是风水界里流传千古的开派立宗神书。”

        “这《阴阳青囊经》下卷,老道我听说早在百国战乱的战国时期,就已经遗失,后世所流传的《阴阳青囊经》上中二卷还是从一座将军墓里发现的,然后后世之人根据前二卷内容和多方史记与野史记载里,逐渐补齐的下卷,与真本肯定有些出入。义先生是从哪里找来的这《阴阳青囊经》完整版?居然还是郭璞先生注释的唯一仅存的孤本。”

        老道士激动,他就像如获珍宝,对手里的《阴阳青囊经》爱不释手。

        就跟男人见了女人一样,捧在手心里就不舍得放下了。

        义先生只是微笑说道:“这是我年轻时候不懂事,从一座帝陵里带出来的,也算是让《阴阳青囊经》和《葬书》一起重见天日,不至于一直埋没地下,成了沧海遗珠。”

        “幸好后来遇见夫人,迷途知返,跟在夫人身边一直积阴德,一直为我过去犯下的弥天大错重新积攒功德。”

        这还是义先生第一次主动谈到他的过往经历。

        晋安面色一动。

        看来不止是大头老头钟老三是有故事的人,三魂七魄被仇家打散,险些神魂俱散之际,被救起,用大手段把钟老三破碎神魂养在一朵奇葩莲花上,才得以重聚神魂。

        就连义先生身上也同样有着不少故事。

        在介绍完竹简和古书后,义先生又说起这趟的另一个来意,是带着白棺那位的口信来的。

        当说到自家夫人让带的口信时,义先生和钟老三的脸上,都露出一抹古怪和赞赏表情的盯着就坐在他们对面的晋安。

        “晋安公子,你那天让我们带回去给夫人的信笺,你在那封信笺里写了什么?夫人看后心情大悦,连着好几天都是好心情。”

        “这次还让我们给晋安公子送来一件大礼,是夫人送给晋安公子的回礼。”

        其实。

        义先生和钟老三还有一句话没说。

        在夫人平日累积的凤颜威严前,他们不敢有期满的心,那晚他们带着晋安信笺回去后,夫人问起这事,他们把那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老老实实禀报,不敢有半分隐瞒。

        包括他们碰到叶娘,晋安连着劫亲两次,晋安在鸳鸯楼客栈里大杀四方……

        还包括了写给叶娘的那几首“只羡鸳鸯不羡仙”、“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的情诗……

        总之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说了。

        越是认清自家夫人的厉害,他们就越是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听了那晚发生的这么多事,他们原本以为夫人会责罚他们。

        怪他们身为仆从,不为主子分忧解难也就算了,居然还带着晋安公子出去鬼混!这不是形容词,是真的跟鬼混!

        哪里知道。

        当夫人看完晋安让他们转交的信笺后,夫人不但没有迁怒他们,反而心情连续几天大好。

        这不,心情大好的还让他们送来大礼。

        所以两人特好奇,那晚晋安在信笺里究竟写了什么内容?能把夫人哄得那么开心,还能比得过晋安公子写给叶娘的那三首情诗不成?

        晋安那晚在鸳鸯楼客栈连抢亲二次

        信笺?

        小兄弟终于有开窍的时候了?

        老道士一脸震惊看着晋安,晋安那天元神归窍回来,怎么没跟他说起信笺这事,可紧接着,老道士乐得眉开眼笑,我家小兄弟这回总算是开窍了,懂得讨好女人欢心,终于懂得哄白棺凶尸大漂亮开兴了。

        这才对嘛。

        总不能一直让大漂亮付出,主动表明心意。

        堂堂七尺男儿却连一点主动表示都没有。

        晋安:“!”

        面对义先生、钟老三、老道士投来的目光,那三双目光里,有掩藏不了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晋安脑门垂下黑线条。

        他打死也不说那晚在信笺里写了什么。

        义先生和钟老三都是人老成精,谁还没年轻过,没有过一段两段三段的刻骨铭心感情,义先生看着晋安猜测道:“那封信笺里的内容,莫非也是一封情诗?晋安公子给我家夫人也写了一首情诗?比叶娘的情诗还更加千古绝响?”

        如果不是比叶娘的情诗还好,没道理把夫人哄得那么开心啊,义先生和钟老三在心里想道。

        一听到师父给师娘写了封情书,把师娘哄得开心得不得了,这回就连一直木讷,发呆的削剑眼里,也同样燃起了八卦之火,削剑、老道士、义先生、钟老三四个大老爷们全都眼巴巴看着晋安,等晋安的答案。

        “不是!”

        “没有!”

        “别瞎说!”

        “我晋安岂是那种油嘴滑舌,花言巧语之人!”

        晋安断然矢口否认。

        义正言辞。

        说话掷地有声,比掷地三百两还要响。

        哈哈哈,看着晋安这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义先生、钟老三、老道士三人相视一笑,露出老狐狸看着小狐狸的笑容,那是男人都懂的眼神。

        看来晋安公子也有怕的人,还是晋安公子会见风使舵,把夫人哄开兴了,就不再追问叶娘那件事了…义先生和钟老三忍不住给晋安悄悄竖起个大拇指。

        晋安:“?”

        你们不对劲。

        是不是哪里有误会啊?

        义先生和钟老三哈哈笑着拿出了白棺凶尸大漂亮送给晋安的大礼。

        那是一个长条锦盒。

        打开锦盒盖子后,露出其内一口做工十分精致,用金银镶嵌祥云与神话瑞兽麒麟的带鞘长刀。

        那是口金银细装的长刀,刀鞘与刀柄通体色泽是火烧云的赤红,表面以金银点缀祥云与瑞兽麒麟图。刀鞘纹路细腻,并不是木制的刀鞘,而是用坚硬皮料打造的。

        光是这刀鞘做工,就价值不菲,不是俗物了。

        此刀连同刀鞘与刀柄一起,全长约摸三尺左右,刀鞘尾端的造型很奇特,与寻常刀鞘的那种圆弧底部不一样,是略呈三角形的包金底端。刀鞘似刀非刀,似剑非剑,造型奇特。

        镪!

        义先生拔刀出鞘,铿锵清脆,这是千锤百炼钢的好刀。

        这刀就跟刀鞘一样,似刀非刀,似剑非剑。

        锻造得跟剑脊一样笔直如苍龙,但只有一面开刃。

        “唐刀!”晋安一愣。

        “唐刀?”义先生不解的看一眼晋安。

        “此刀名昆吾刀,由昆吾石锻打的宝刀,锻打他的铁匠,原本是想重现上古神兵昆吾剑的。但昆吾剑还没锻打成功,铁匠一家就遭遇到了不测,最后昆吾剑没打造完成,只有一个剑胚流传于世。”

        “后来被人意外得到,想完成昆吾剑,结果昆吾剑发生不测,剑尖断了一个缺口,昆吾剑剑胚报废。从此以后,世间少了一口神兵昆吾剑,多了一口昆吾刀。”

        “夫人听闻晋安公子的兵器,在龙王墓里被镇尸碑毁去,一直没有称手的兵器,一直替晋安寻找新的称手兵器,最后,夫人为晋安公子挑中了这口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刀剑,昆吾刀。”

        当说到刀剑时,义先生,包括在场几人,都目露几分古怪神色的盯着晋安。

        晋安前脚刚给白棺凶尸大漂亮送完情书,后脚,白棺凶尸大漂亮就给晋安送了口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刀剑。

        女子给男人赠剑!

        这里面寓意已经非常明确!

        晋安:“?”

        “!”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这是刀!不是剑!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