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873、舍不得、放不下、忘不掉(谢谢倚天问剑的打赏)

873、舍不得、放不下、忘不掉(谢谢倚天问剑的打赏)

        “哈哈哈······”

        听到米勒的回答,陈汉升忍不住大笑一声:“你这逼也挺搞笑的,中午就不留你吃饭了,以后不许去打扰吴姐和棠棠,麻溜的滚蛋吧。”

        这段话很有陈汉升的嚣张特色,萧容鱼不会照直翻译,当然也不会很客气,她只把“不许打扰吴姐和棠棠”表达清楚后,就回到孙教授身边继续学习了。

        米勒离开后,陈汉升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在这边没办法工作,又没人搭理自己,就这样坐立不安的磨蹭一会,陈汉升突然站起来:“我去街上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果壳可以借鉴的创意产品。”

        “你不懂英语,小心别迷路了。”

        “丈母娘”吕玉清在旁边好心提醒。

        “吕姨你不要乱说话,我鹰语好着呢。”

        陈汉升双手揣在卫衣的兜里,迈开腿离开别墅的庭院。

        “他是去抽烟了吧?”

        孙教授抬起头,打量着陈汉升的背影说道。

        “十有八九了。”

        萧容鱼点点下巴,陈汉升有烟瘾,不过现在也知道远远的回避了。

        “等到小小鱼儿出生以后,说不定他才会彻底戒掉。”

        孙教授说完,又转头看着自家学生:“这一次,你打算怎么办呢,陈汉升现在什么都知道了。”

        “我妈建议给出一个考察期······”

        萧容鱼把昨晚和母亲的谈话,没有什么保留的告诉给老师。

        自从知道小鱼儿怀孕后,孙教授的立场一直都是倾向于和好,她的那句“孩子是不能没有父亲的”,也是边诗诗回国找到沈幼楚的动力之一。

        因此,孙教授也觉得“考察期”的方案可行,就是看在小小鱼儿的面子上,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就看陈汉升能不能抓住了。

        老太太对小鱼儿很有影响力,再加上父母那边的期待,萧容鱼单手撑着下巴,陷入深深的思考。

        ······

        中午的时候陈汉升从外面回来了,身上果然有一股淡淡的烟味,不过吃完饭以后,他又开始无聊起来。

        其实事情有很多,果壳第二代手机已经进入生产线,可是宣传口号还没有定下来,果壳快播经过好几轮的稳定性测试和完善,这款产品也可以上线了。

        还有和三星的矛盾,虽然目前来说,以三星的道歉暂时“鸣金收兵”,不过后续走向如何,需要陈汉升这个大老板来把控······

        还有就是沈幼楚那边的情况,现在只能让妹妹陈岚过去探听了。

        有这样一个脸皮厚的妹妹,好处还是很多的,简直是堪称修罗场的“救火队员”,哪个嫂子出现问题,她就派往哪边。

        陈岚估计现在也琢磨明白了,她所花哥哥的每一分钱,都已经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不过还是要尽快回国的,但是又不能主动提出来,所以陈汉升经常有意无意的,适时表现出“坐卧不宁”的举动。

        比如说和下属打电话的时候,明明信号很好,他偏偏要大声“喂喂喂,我听不见啊,那件事先放一下吧,等我回去处理”。

        就连保姆林阿姨都看出来,陈董事长好像很忙,更不用说阅人无数的孙老教授,还有体制内领导吕玉清了。

        因此,晚饭后吕玉清主动找到陈汉升,“丈母娘”是最适合的人选。

        “汉升。”

        吕玉清意料之中的劝道:“你先回国吧,果壳电子厂那么多员工,你这个老板不能经常不露面的。”

        “不,我不走!”

        陈汉升又演起来了,激愤的说道:“我这次就是带小鱼儿回国的,她不离开,我也不会离开!”

        洪亮的声音传到孙教授房间,老太太冷笑一声:“演员!”

        吕玉清也有些无奈,心想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演个啥啊,不过她又不能拆穿,只能好声安抚:“小鱼儿有她自己的计划,可是你不能等啊,听话先回国吧。”

        “不行!”

        陈汉升哪里能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他还特意跑到小鱼儿的卧室,声嘶力竭的说道:“你不走,我也不走,果壳电子我不要了。”

        正准备洗澡的萧容鱼,抬头看了一眼戏精,又低下头整理衣服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

        陈汉升堵在卧室门口,胡搅蛮缠的说道:“这次你必须一起回去。”

        小鱼儿不想说话,不过陈汉升把门堵得严严实实,她只能皱着眉头说道:“请让开,我要洗澡了。”

        “那你表个态。”

        陈汉升无赖的说道:“不然我就跟着你去浴室了。”

        “流氓~”

        小鱼儿干脆不洗了,转身要走回书桌边。

        没想到陈汉升又拦在前面,嬉皮笑脸的说道:“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出道题,答对了就跟我回国,答错了你就继续呆在这边,1+1等于几?”

        萧容鱼本来不想回答,可是陈汉升这样厚脸皮的纠缠,她索性一抬下巴,傲娇的说道:“等于3!”

        “······”

        陈汉升愣了愣,一把拉住小鱼儿的胳膊:“恭喜你答对了,1+1就是等于3。”

        “啊???”

        这下轮到小鱼儿傻眼了,她挣脱着手腕说道:“哪有你这样赖皮的。”

        “我哪里赖皮了,最终解释权归出题人所有,快点收拾东西和我一起回去吧。”

        “不要!”

        “你刚刚答应了的。”

        “没有答应!”

        ······

        最后,还是吕玉清上楼把正在“吵架”的两个人拉开了,陈汉升被赶回楼下,萧容鱼也成功进入浴室。

        不过洗澡的时候,在热腾腾的雾气中,萧容鱼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

        刚才那副场景,就好像没分手之前,陈汉升故意逗弄自己的样子,回忆一开闸就停不下来了,水流在手臂上轻轻淌过,思绪在脑海里慢慢盘旋,洗完澡以后,小鱼儿轻声和吕玉清说了些什么。

        吕玉清听了很高兴:“考察期嘛,这就是干部提拔时的公示一样,一切都是待定的,所以你也不要有心里负担,先看看他的表现。”

        现在看来,陈汉升那一番胡闹也是有深意的,首先是肢体上不易察觉有了一次接触,其次是让萧容鱼找到以前相处时的感觉。

        所以说不是谁都能当一个渣男的,不过换个角度,陈汉升这样的“修为”都能翻船,可见脚踏两只船多么的不容易。

        ······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刚吃完早餐,吕玉清就“赶着”他离开了,同时还暗示小鱼儿过阵子也会回国。

        陈汉升听了又是一番表演,表示要等着小鱼儿一起回国。

        “这就没必要了,你工作上那么多事情,我这个偶尔上网的人,都知道果壳电子现在是多事之秋。”

        吕玉清说完,又严肃的警告道:“汉升,这段时间算是你的考察期,如果没什么意外,小鱼儿可能就原谅你了,你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

        这里的“意外”应该就是沈幼楚那边了,陈汉升心里的想法错综复杂,不过表面上还是信誓旦旦的保证:“我的人品请大家放心,坚决不会有什么意外,保证度过考察期。”

        “那你就先回吧。”

        吕玉清说道:“我和小鱼儿把这边收收尾,过几天再买机票。”

        “那行,我听吕姨的,早点回去准备准备。”

        经过吕玉清这样劝说,陈汉升才“勉强”答应。

        实际上,陈汉升是不能和萧容鱼一起回国的,因为小鱼儿前两天刚发表了声明,表示从未和陈汉升构建过情侣关系,两人同时出现在公共场合,说不定网上的舆论又得反转。

        不过这个前期准备也真是少不了的,小鱼儿回国后,她可能还会去律所工作一阵子,东大宿舍不能住了,金基唐城的别墅又没装修好,所以要尽快在建邺找一套大房子。

        吕玉清肯定会跟着的,梁美娟大概也有这种心思,再加上保姆林阿姨的房间,边诗诗说不定也要偶尔过来住一下,至少得四室两厅才足够。

        ······

        陈汉升的这次离开总算有点牌面,至少有丈母娘站在庭院门口,冲着出租车挥挥手告别。

        至于一老一少那两个傲娇范er的女人,如果想有好脸色,估计得过了考察期。

        第二天傍晚5点左右,飞机稳稳的落在建邺禄口机场,王梓博开着陈汉升的保时捷过来接机。

        “小陈。”

        王梓博打个招呼后,想说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默默的跟在身后走向停车场。

        王梓博是个铁杆“陈党”,乍一听说小鱼儿怀孕,他也很为发小高兴,可是没多久就冷静下来了,因为摆在面前还有一个超级难题。

        “那个,那个······”

        王梓博很想和陈汉升聊聊,憋了半天后问道:“小鱼儿怎么样了,宝宝呢?”

        “小鱼儿挺好的,小小鱼儿还不到三个月,b超都看不出来什么。”

        陈汉升目光直视前方,淡淡的回答。

        “那,那······”

        王梓博又结巴了一会:“你打算和沈幼楚分手吗?”

        “舍不得,放不下、忘不掉。”

        陈汉升用九个字概括了自己的心情,然后摆摆手说道:“我不想讨论这个事。”

        “哦哦哦。”

        王梓博连连点头,他也看出来死党的烦躁。

        从他的反应来看,应该还不知道作为“小鱼党”核心的女朋友,已经率先向“幼楚党”发起攻击了。

        陈汉升现在也不打算透露,这个事边诗诗其实没有错,因为她本来都没必要这样得罪陈汉升,甚至影响和王梓博感情。

        只是站在闺蜜的角度,边诗诗很想为怀孕的小鱼儿争取一下,从结果来看,陈汉升已经进入“考察期”,应该说是卓有成效。

        走出机场后,陈汉升才发现建邺下雨了,淅淅沥沥的春雨并不大,不过能恰好浸湿地面,禄口机场外面的绿化做得很好,经过雨水的冲刷,枝叶显得苍翠欲滴。

        王梓博现在开车也比较稳当了,陈汉升坐在副驾上,不顾湿漉漉的天气,打开窗户平静的看着窗外。

        “小陈。”

        既然陈汉升不愿意讨论烦心事,王梓博就聊起自己那边的问题,顺便帮陈汉升转移注意力。

        “自从学校把创业园的一间办公室给我。”

        王梓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有些同学就在背后指指点点,以前我做火箭101的时候,大家还能客气的打招呼,为什么开了公司以后,同学友谊反而生疏了呢。”

        “因为火箭101,在他们看来算是一种苦力。”

        陈汉升撇撇嘴:“现在你经过积累,盘子越来越大,承接项目后公司也越来越正规,有人嫉妒很正常的,他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这是好事啊,说明你走在他们前面了。”

        “在背后说坏话,说明我走在前面了······”

        王梓博自己咀嚼一遍,发现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不过他也有些遗憾:“有些人我还以为会是朋友呢。”

        陈汉升“哼哼”两声没回应,王梓博这还是创业初期,等到以后稍微有点钱,亲戚就要上门了。

        陈汉升这样的名声,不知道多少亲戚寻求过帮助,不过都被父母妥善的处理了。

        经常是宽厚的老陈唱白脸,急性子的梁美娟唱红脸,这才没有让狗屁倒灶的亲戚关系影响到陈汉升。

        王梓博父母没有这种能力,以后烦心事说不定会很多。

        “人生真是不容易啊。”

        王梓博也在感慨:“每个阶段都有烦恼,读书时担心自己成绩不好,不够有趣不能吸引女生注意,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咱班有个女同学谈恋爱了,班主任挨个找班级男生谈话。”

        “他妈的!”

        王梓博突然狠狠的拍了拍方向盘:“结果轮到我的时候,狗日的班主任说你回去吧,老师相信你,我当时还沾沾自喜呢,以为班主任对我另眼相看,后来想想这摆明就是瞧不起我啊。”

        “鹅鹅鹅······”

        陈汉升笑出了鹅叫,两个多年的死党一路说笑回到果壳电子,只是经过天景山小区的时候,陈汉升突然安静了下来。

        到达果壳电子差不多6点,下雨的时候天黑的比较早,不过路灯把地面照的亮堂堂。

        车子正要拐进去的时候,陈汉升突然发现有个身影站在电子厂门口,体型高挑削瘦,穿着也比较朴素,似乎是个女大学生,打着伞在旁边避雨。

        她看见保时捷过来,大概是担心被溅到水,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退,然后又忧愁的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滴。

        “这人是谁?”

        陈汉升问着门口的保安。

        保安看到是大老板,立刻弯腰礼貌的回道:“今天来后勤部面试的大学生。”

        “哦。”

        陈汉升点点头没说什么,示意王梓博继续开车。

        王梓博有些纳闷,他刚才也看见那个女生了,容貌普普通通,发小应该是瞧不上的。

        不过让王梓博诧异的是,陈汉升回到办公室后,特意把聂小雨喊过来,询问后勤部下午是不是面试一个女大学生。

        “对啊,怎么了?”

        小秘书也没搞懂什么意思。

        “结果呢?”

        陈汉升又问道。

        “没通过。”

        聂小雨直接说道:“专业不太符合。”

        “后勤部都是万金油的工作,还要限定专业啊。”

        陈汉升笑着商量道:“把她招进来吧,给人家一个机会。”

        小秘书没有回应,看着自家老板,等着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梓博也同样奇怪,小陈怎么无缘无故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

        面对两双疑惑的眼睛,陈汉升沉默了很久,然后才缓缓的说道:“她刚才有个动作,看起来和沈幼楚有点像。”

        ······

        (舍不得、放不下、忘不掉,求个票,谢个谢!)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