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623、因为,果壳是我的

623、因为,果壳是我的

        在美国的剩下来日子里,总算平安无事,萧容鱼和高雯白天忙着搜寻资料,赵桐就跟在后面拍照。

        图书馆里翻阅文献的时候,“咔擦”一张;会见当地大法官的时候,“咔擦”一张;再次和吴亦敏的前夫米勒见面时,又“咔擦”一张······

        这些都是回国后报道的珍贵资料,也是孙壁妤教授和容升律所付出努力的证据。

        22号中午的时候,孙教授和她在加州的学生吃了顿饭,下午坐飞机正式返回建邺了。

        郑观媞没有跟着回来,她自从把销售经理崔志峰推荐给陈汉升以后,对于果壳和新世纪这场竞争的影响已经有限了,正面战场主要依靠陈汉升,她只能在敌后战场发挥点作用。

        10多个小时的飞机落地以后,栗娜和边诗诗她们已经等在禄口机场了,王梓博也同样过来接机,只是边诗诗刻意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没多久一行人就出来了,陈汉升是最好辨认的,因为他骚包的戴个墨镜,还要得意的挥手打招呼。

        “小陈······”

        王梓博刚要走上去拥抱,结果迎面就被扔来一个重重的行李包。

        “拿稳啊。”

        陈汉升笑着说道:“这里有50万美元,少一毛你都要赔的。”

        “呸!”

        王梓博啐了一口,连讹人都是熟悉的味道,不过他也没有放下包,还主动去帮吴亦敏和高雯拎包。

        最后,陈汉升这些出差的人都是一身轻松,王梓博肩背手拿的扛着好几个。

        “傻子似的。”

        边诗诗看在眼里,哼了一声。

        现在差不多晚上6点了,孙教授年纪大了,她叮嘱萧容鱼几句就和吴亦敏回家了。

        剩下的都是年轻人,大家索性约着一起去火锅店聚餐。

        陈汉升、萧容鱼、王梓博和边诗诗一辆出租车,高雯、栗娜和赵桐一辆出租车,直奔新街口的国贸中心。

        萧容鱼见到闺蜜还是很开心的,叽叽呱呱讲着在国外的趣事和案情的进展,要是平时以边诗诗的性格肯定问东问西,不过今天有点沉闷。

        “诗诗,你怎么了?”

        萧容鱼发现了不对劲。

        坐在副驾驶上的王梓博不安的扭了扭屁股。

        “没有什么,回去后我再和你讲。”

        边诗诗说话时扫了一眼前排。

        王梓博再次不安的扭扭屁股,发出“咯吱吱”的响声。

        “怎么了,梓博。”

        陈汉升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问道:“座位底下有针戳你吗?”

        “没,没有。”

        王梓博心里痛骂着陈汉升,嘴上老实的回答。

        就这样在尴尬疑惑的气氛中回到国贸中心,陈汉升刚下车,抬头就看见大厦的led大屏上滚动显示着一行字。

        “全民普及,平价销售,8        **购买mp4,新世纪和您相约4月份。”

        “牛逼,老洪可以啊。”

        陈汉升叉腰看着:“广告宣传就算了,还故弄玄虚的模糊价格,饥饿营销有一套的。”

        律所四朵金花自然也看到了这个led广告牌,栗娜想了想:“昨天好像还没有的。”

        “这说明新世纪的产品快上架了吧。”

        高雯问着边诗诗:“边师妹,我们在国外的时候,你去调研果壳的情况怎么样?”

        “没有成功。”

        边诗诗摇摇头:“我们······我在会议室里坐了半天,但是果壳没人接待。”

        边诗诗本来想说“我们”,后来突然又改成“我”,其他人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听在王梓博耳朵里就有些难受了。

        “不奇怪。”

        高雯很无奈:“果壳上次还撕毁律师函呢,我们吃饭时再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的发展方向吧。”

        ······

        吃火锅的时候还是很热闹的,女生都比较文雅,小口小口的夹着,陈汉升举止就比较粗鲁了。

        他大口塞着羊肉,嘴皮子都被烫的“嘶哈、嘶哈”的叫着,还在忍不住的抱怨。

        “没有鸳鸯火锅鸭血粉丝臭豆腐油煎包子这些玩意,那些在国外读书工作的同胞们怎么忍受的,我几天就受不了。”

        “习惯就行了呗,其实我们也很想回来啊。”赵桐撇撇嘴说道。

        “也对,大家都不容易。”

        陈汉升招招手喊来一个服务员:“美女,给我们再整点绿色食品,现在专家提倡健康,不能一直吃肉。”

        “您要什么,芥菜小青菜还是娃娃菜?”

        服务员年纪不大,圆圆的小脸还有些婴儿肥,掏出圆珠笔一本正经的记着。

        “我要雪碧,加冰的那种。”

        陈汉升说道。

        圆脸的服务员愣了愣:“先生,您不是要绿色食品吗?”

        “雪碧不就是绿瓶子吗?”

        陈汉升反问道。

        服务员:······

        看到陈汉升这样调侃人家小姑娘,小鱼儿一边笑,一边拧着陈汉升耳朵。

        王梓博看得很羡慕,有小陈的地方总归不会冷清的,自己虽然帮忙涮着肉菜,帮忙加汤底,帮忙调整电磁炉的火力。

        甚至别人讲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都要假装动一下嘴角,不然总觉得对方下不了台。

        可是做了这么多,大概也是没人在意的。

        想到这里,王梓博抬头看了看边诗诗,她正和高雯讲着在果壳电子厂的奇怪经历,注意力根本没在这边。

        “哎~”

        王梓博胸口有些闷,低下头漫不经心的拨弄着筷子。

        这时,边诗诗才在聊天的过程中,不经意的扫过去一眼。

        “大家停一下,我想讲两句话。”

        高雯突然拍拍手说道。

        律所的四朵金花里,高雯年纪最大,学历最高,她总是下意识的代入“领导”角色,尽管栗娜已经提醒很多次了。

        “还好陈汉升破产了。”

        栗娜暗想,否则以他的脾气,说不定就要爆发矛盾。

        “律所现在有两件事情,一个是跨国婚姻官司,不过这是个长期任务,今年可能都没办法完成;另一个就是果壳和新世纪的商业纠纷,这是眼前的工作。”

        高雯表情严肃认真:“小鱼儿暂时是没有办法分身的,这次美国之行见报后,估计会有一些采访,她要代表律所出面应付,另外她还有日常学业和功课。”

        “所以。”

        高雯顿了顿:“我们三人趁这段时间,集中解决果壳和新世纪的矛盾吧。”

        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毕竟就应该这样处理的,王梓博瞅了瞅陈汉升,发现好友只是在吊儿郎当的玩弄打火机,他也没吱声。

        “汉升。”

        吃完饭要散场时,高雯还是没忍不住,用一副开玩笑的语气提醒道:“小鱼儿越来越厉害了,你也要加油啊,拿出当年百万富翁的风采。”

        “哎呀,这有点困难。”

        陈汉升笑眯眯的说道:“亿万富翁问题不大,百万富翁着实比较难办。”

        亿万富翁努努力,还是有可能的;

        百万富翁,沪城那块地皮就够了。

        高雯以为陈汉升又在口花花的吹牛,心想一个月以后,你就会感觉到压力了。

        ······

        出了火锅店那就是小团体活动了,萧容鱼和边诗诗手挽着手回东大,陈汉升和王梓博跟在后面,高雯和栗娜打车离开,赵桐自己有安排。

        这个季节已经不冷了,文澜路上的学生情侣很多,满天繁星挥洒,还能从树影斑驳中看见东大校园里一栋栋明亮的教学楼,萧容鱼和边诗诗偶尔发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

        快到门口的时候,陈汉升突然叫住了她们。

        “律所的工作分配有些问题,不要再把注意力放在果壳上面了。”

        “为什么呀?”

        萧容鱼和边诗诗都很奇怪。

        “这是自家人打自家人。”

        陈汉升叹一口气:“因为,果壳是我的。”

        ······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