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可能是剑神 > 第二十二章 回来了,它终于回来了

第二十二章 回来了,它终于回来了

        “师傅,这……有点不对吧?”

        杜兰客稍显犹疑地问道:“你是说……弟子先教您什么?”

        “你说的嘛,达者为先。”李楚微微笑道:“我只会一些不入流的功法,而你先前曾任一观之主,所以才想问你有没有掌握什么神通。”

        “神通……”杜兰客挠了挠头,赧颜笑道:“其实我们南城观,多年来传承的神通也只有一道御剑术而已……”

        李楚闻言,顿时双眼晶亮。

        御剑术好呀。

        修仙不就应该学御剑术嘛!

        学铁布衫算怎么回事?

        杜兰客看着李楚渴望的眼神,一时有些迷茫。

        这因为一道御剑术就能如此高兴的小道士,真的是那个冷漠一剑斩杀万象的大神吗?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而且……

        真的有人连基础的御剑术都不会就出来闯荡江湖?

        最关键的是……

        看现在这形势,我到这里一个神通都没学到,我还得搭一个呗?

        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下,拒绝是不太可能了。

        于是他只得取出新的飞剑,来到院中,道:“既然师傅想学,那弟子便来教你。”

        说出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但一朝仗剑在手、进入教学状态,他多年观主的威严还是显露出了一些,顿时不苟言笑。

        “所谓御剑术,其实是剑道之中最基础的一道法门。”

        “虽然基础,却不可或缺。那些玄之又玄的诸般剑诀,都是在御剑术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所谓‘御’,即驾驭、驭使之意,像御风、御物、御姐……呸,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而御剑术要达到的,就是驾驭这把剑,让他受你的心意驱使,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口中讲述的同时,杜兰客的左手拈剑诀,右手向前一指。身前悬空的飞剑便呼啸一声,破空刺出,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化作一道银芒!

        他继续说道:

        “御剑术的初阶,可以飞剑离手,凌空杀敌。”

        “御剑术的中阶,可以御剑飞行,自由翱翔。”

        “御剑术的高阶,可以剑如我意?        长短随心。”

        “不过……”

        “御剑术练得再好?        也只是御剑而已。要想施展出真正的剑道真义,非得有更高深的剑诀不可。”

        说到此处?        杜兰客微微叹了口气。

        他自觉修习御剑术多年?        早已娴熟至极。只是苦于没有进一步的神通剑诀,无法提升剑道造诣。

        之前?        他最向往的仙门应该是北极剑宗大雪山。

        大雪山上,有成千上百个孤高绝傲的剑修?        他们心中只有一把剑?        号称一剑破万法。

        但是大雪山上有三千剑诀。

        根本不是什么一剑破万法,他们的“法”比谁都多。

        这时。

        旁边观看的李楚看见他的演示,由衷地说了声:“好厉害。”

        “嗯?”

        杜兰客一怔。

        这真的只是最基础的御剑术而已啊……

        自己这个师傅……

        怎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看着李楚求法若渴的眼神,他便又立刻将御剑术的手印与口诀讲了出来。

        比起那些武道功法?        神通术法要复杂得多。

        最直接体现的就是手印与口诀的配合?        这里的手印、口诀就像是符箓上的天道文字,同样都是用一个符号来引动复杂的“道”的力量。

        手口并用,方能大开其道。

        像是一把钥匙。

        你用这把钥匙,打开一扇虚无的门,而你的真气越多?        你能从门里取出的力量就越大。

        当然,等你将这道神通练到一定程度了?        可能就太过熟悉这扇门,不需要钥匙也能进出了。

        尤其像是御剑术这种基础神通?        对许多修者来说都是可以瞬发的术法,不存在任何难度。

        李楚默默记熟了他教的手印和口诀?        然后进行了第一次尝试。

        手掐诀、口念咒。

        引动纯阳剑。

        嗡——

        纯阳剑发出一阵剑吟?        却没有动。

        李楚蹙眉沉思了下。

        杜兰客在一旁适时地道:“对于没有御剑经验的人来说?        第一次引动飞剑是最难得,这个过程通常要超过两个月,有时候一年半载都有可能,所以师傅你不用……”

        嗤——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剑吟消失之后紧跟着出现了一道破空声。

        李楚的第二次尝试,纯阳剑就锵然而出,悬在了李楚身前。

        他这才朝杜兰客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喂。

        第二次尝试就成功了就别摆出一副“果然很难”的表情来了吧?

        杜兰客心里一阵吐槽。

        同时,他也隐隐地感觉到。

        自己这个师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

        如果太过惊叹,那就反而显得自己没有见过世面了。

        于是他摆出一副“也就还好”的表情,加快了进度,道:

        “引动了飞剑之后,第二步就是指挥飞剑先朝一个方向前进。因为一开始可能还做不到那么灵活地御剑,可以直直地飞出去,试一下自己真气的极限。”

        杜兰客笑着抬手指了下西方,而后道:“当初我第一次御剑就飞出了整整三十丈,当时我的上一任师傅一直夸我是天才。”

        “我试试……”

        李楚闭目凝神,将注意力放在剑身上,缓缓驱使着飞剑朝前飞出去。

        然后……

        他发现好像还挺稳的,就多加了一丝灵力进去,飞剑速度暴涨。

        嗖的一声——

        飞剑瞬间消失在了杜兰客的视线中。

        他望着远方,眨了眨眼。

        纯阳剑已然化为了一道红色的飞火流星,消失在茫茫天际。

        这……

        是什么画面?

        他有些愣神的时候,李楚问道:“该什么时候让剑飞回来?”

        “嗯……”杜兰客舔了舔嘴唇,“按理来说,是应该等你力竭的时候啦……不过……”

        他有些犹豫。

        历史上也没听说过,还有哪些大能是先有了极高修为,才修行御剑术的。

        要等多久,他也没有把握。

        李楚则是第一次御剑出去,感觉十分神奇。

        虽然自己可以御剑飞出很远,但是剑身独自在外的时候,对周遭的感应是很弱的,尤其飞在天上,根本不可能感知地面的情况。

        也就是说……

        作为一个远程打击很困难。

        假如配合心眼术使用的话,倒是可以做到较为精准地打击。

        只是这个范围……

        仅仅在方圆五十几里内。

        不过心眼术也并非完全精确,毕竟望气识人是有一定风险的。

        最精确的,还是在肉眼范围内。

        也就是说,自己目前虽然可以用御剑术让剑飞出很远,但是意义不大。

        除非是要掌握载人御剑技术,或者找到某种可以在远距离识别敌人的方法。

        嗯……

        李楚脑中的灵光接连闪过。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床的王龙七看见了院子里一脸黑眼圈的杜兰客。

        “嚯,老杜,你这是一宿没睡?”他惊呼一声。

        杜兰客眯着眼看向他:“我在教师傅御剑术。”

        “嗯?”

        王龙七将目光转向一旁,一直端坐在地上,闭着双眼,好似一动未曾动过的李楚。

        “他这是睡着了?”

        “师傅在御剑。”杜兰客说道。

        “真的假的?看样子他像是做了一夜啊?”

        “师傅御了一夜……”

        等待了太久,他的声音中已经起不来波澜了。

        两个人刚说几句话,忽然听见一阵破风声。

        一道燃火的流星从远天飞翔过来。

        纯阳剑是一路向西走的,此时却从西边回来。

        杜兰客有些奇怪。

        如果是在余杭镇的德云观里,那么马上会有一位地理课代表跳出来解答他得疑惑。

        可惜这里没有。

        比起奇怪,他心中更多的是解脱。

        我的娘诶。

        “回来了,它终于回来了。”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