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阁老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赵公子被安排上了

第二百一十一章 赵公子被安排上了

        为何如此?

        因为天下田地分官田民田两种,而朝廷的收入,也主要来自对官田和民田的征税。

        其中,官田税重数倍于民田。

        苏松之所以税赋重于全国其它地区,并非是朝廷歧视性征收。而是因为国初,盘踞苏松的张士诚败亡后,他和部下的田地都被收为了官田。

        苏松官田的比例远超全国平均水平,税赋自然也就远超全国平均。

        国初时,官田税重到什么程度?

        哪怕风调雨顺,租种官田的老百姓辛苦忙一年,交完租税后,所剩不过半年的口粮而已。

        虽然从宣德年间,朝廷就不断的给官田减税,但负担依然过於沉重。

        老百姓卖儿鬻女尚不能生存,自然要么大面积逃亡抛荒。昆山县几十万亩的抛荒田就是这么来的。

        官田被抛荒,朝廷自然也就没有税收。

        另一边民田的情况也不乐观。

        虽然民田仅十税一,负担轻很多。可如今却已经被大户兼并殆尽,而大户们有投献、诡寄、飞洒、移丘、换段、改册等等无数种方法来逃避税赋,官府一样收不上税来。

        结果导致苏松空有重赋之名,却无重赋之实。

        其余各府各省也有样学样,朝廷的收入锐减,自然会爆发严重的财政危机。

        林润推行的‘官民一则、均田均粮’改革,可谓对症下药。

        首先,‘均田’抹平了官田和民田的税赋差距,大大减轻了官田的负担,让逃亡的百姓可以回来继续种田。这样朝廷既能恢复税收,又能减少流民。

        其次,‘均粮’将百姓所有的税赋耗羡全都摊算入田亩中,让田多的多交税,田少的少交税,没田的不交税。

        所谓耗羡,是指官府解送百姓税粮过程中,所产生的的损耗以及运输的成本。这是很重的一块负担,甚至高达一石税粮七八斗耗羡。

        而之前耗羡是按户征收的,这对田多的大户自然有利,却给田少者带来沉重的负担。

        把耗羡摊入田亩中,能让豪强大户负担起他们逃避的税赋,也能给老百姓减轻负担,同样可以大大遏制流民现象。

        但均田均粮的前提是清丈田亩。

        因为大明开国两百年,国家黄册上的记录已经混乱到了极点,完全无法作为凭据了。必须要重新丈量,才能厘清税则,公平合理。

        所以林润上任以后,一直在力推此事。如今已经完成了九府清丈,只差松江一个老大难了。

        ~~

        后殿中。

        林润瞥一眼赵昊,沉声道:“是以本院以疏通吴淞江为由,请徐家配合退田。他们同意则罢,不同意的话,本院便会强行清丈!”

        赵昊见那俊美无俦的脸上现出杀伐果断之色,心说果然是个狼灭。

        只是,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中丞真是用心良苦。”赵公子苦笑一声道:“只是如此机密之事,不该我个小孩子家家与闻吧?就不怕泄露了风声,让局面被动。”

        “不怕。”林润玩味的一笑道:“本院既然对你说,就是把你当成自己人。”

        “中丞错爱,晚辈不胜惶恐。”赵公子受宠若惊,十动然拒道:“不过我年纪太小,又不是个正经当官的,怕是没什么能帮上中丞的。”

        “不,本院成败系于你一身。”林润却定定看着赵昊,忽然沉声道:“赵昊接旨!”

        “啊?”赵公子一脸懵伯夷。“接什么?”

        “接旨。”林润无奈的翻翻白眼,站起身来,从袖中掏出一卷黄绫。

        赵昊心说,这是哪出啊?

        只好无奈跪地,闷声道:“臣赵昊接旨。”

        “上谕:着翰林院五经博士赵昊为翰林检讨,归应天巡抚林润调遣,不得有误,违者以抗旨论,钦此。”

        “啊?”赵昊抬起头,脑瓜子嗡嗡的。

        “啊什么啊,还不快谢恩。”林润羡慕的看着赵昊道:“庶吉士三年苦读,考试合格才能授予翰林检讨。你才十五岁,未经科举便受此清贵之官,可见陛下厚爱。”

        “谢谢啊。”赵昊却无语问苍天,这他娘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离京前,他曾经入宫见过一次隆庆皇帝,付出了不菲的润笔费,换来了御笔亲题的‘味极鲜’牌匾。

        那次隆庆拉着他扯东扯西好一阵,却完全没提要让自己归林润管这茬啊。

        见赵昊都懵了,林润也不纠正他说‘谢谢啊’是不对的,便将黄绫递给他道:

        “你看看,如假包换。实在不信,可以写信给陛下问问。”

        说着,他又将一枚方形的银章递给赵昊道:

        “这是陛下给你的,在火漆上加盖此章,则急递铺会以八百里加急呈送京城,通政司也不得拆阅,必须原封不动,直送御前。”

        赵昊接过那枚沉甸甸的印章,看着上头‘绳愆纠缪’的篆体阴文,心中兀然浮现出‘银章密奏’四个字。

        这是皇帝授予心腹大臣的秘章专奏之权,通常只有三品以上高官才能得到。

        赵昊距离三品,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但他丝毫不觉荣幸,反而感到无比烫手。

        看着手里的黄绫和印章,赵昊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煞有介事布局的同时,也早就成为了别人的棋子……

        ~~

        待两人重新就坐后,赵昊苦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中丞明示。”

        “我要是跟你说,我也不太清楚,你信不信?”林润同样苦笑一声道:

        “不久前我才接到这道旨意,还有这枚印章。”

        说着他笑笑道:“当然,本院早就有一枚了。”

        赵昊看他一眼,心说这不废话吗?你是天下第一巡抚,没有才怪了呢。

        可也给我个绿袍散官一枚,是几个意思啊?

        这到底是嗡嗡的意思,还是不谷的主意?

        “其实本院没打算这么早跟你接触的,还打算再观察观察。是上次回南京,和海大人谈了一次话,才下定决心来找你帮忙的。”

        便听林润又抛出一张王牌来。

        赵昊彻底傻眼了,怎么海斗士也冒出来了?他这又是瞎掺合什么?

        上次见面时,他也一点儿没跟我透底啊。

        “海大人与本官一样,都是陛下派来江南办差的,只不过他在暗我在明,我俩分工不同而已。”只听林润解释一句。

        赵昊这下什么都明白了……

        ps.第四更,再写一更去!求月票啊!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