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阁老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花钱容易挣钱难

第一百二十五章 花钱容易挣钱难

        天空阴沉沉的,昆山县半山桥上却人头攒动。昆山百姓云集,都伸长了脖子看着桥下的码头等粮船。

        自从大老爷上任以来,每日都会五艘粮船来昆山送粮,风雨无阻,一天不辍。

        这一已习以为常的景象,让昆山的老百姓倍感安心。

        哪怕前日得知预备仓被烧,存粮毁于一旦时,市民们都没怎么慌。

        烧了就烧了吧,反正也不是自己家里的粮食。只要每日粮船不断,大家就不会饿肚子。

        但今天,不安的气氛在蔓延。

        县城里忽然就流言四起。到处有人在说,其实县老爷根本没弄到那么多粮食。但赵知县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抢购,将数目夸大了一倍。

        事实上,每日抵昆的五艘粮船里,起码有一半装的是沙子!

        也就是说,每天只有一千石大米供给县里。这点粮食也就刚够以工代赈的,哪有市民们的口粮?

        而且传闻有鼻子有眼,说什么巡按大人就是专门来查办此案的。还说林巡按勘察预备仓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又说今日会在码头查验今日份的五艘粮船,现场揭穿赵知县愚弄百姓的把戏!

        这让县城的百姓怎么能不恐慌?

        也就是赵守正初来乍到,抗洪赈灾又极其得力,让全县百姓对他的印象极好。双方正处在易知县所说‘甜如蜜’的阶段。

        所以大家还能勉强不乱套,只是争先恐后过来看个究竟。

        结果真就看见半山桥码头已经严阵以待,一个七品大员端坐亭中。

        平日里耀武扬威的郑巡检,在那人面前跟孙子似的。

        原来传闻,是真的!

        “哎,这要是真查出来弄虚作假,老父母在昆山的日子就到头了……”

        市民们唉声叹气,昆山好容易摊上个状元郎来当知县,还以为终于遇上了难得的好官呢。

        难道一切种种,皆是假象?所谓好官,根本不存在于这世上?

        “我宁愿巡按大人不查!”有市民嚷嚷道:“糊里糊涂信老父母就是了。”

        “他要是个骗子也能信?”马上有人大唱反调。“大家都是信了他的邪,这才没屯下点儿粮食。大家就等着全家饿死吧!”

        这句话没人能反驳,大伙儿确实被每日五船粮食的景象,弄得过于乐观了,都没舍得高价抢粮。

        这事儿要是真的,昆山县不知要饿死多少人了……

        ~~

        幸好林巡按早就预料到,老百姓会蜂拥而至,特命锦溪镇巡检司巡检郑乾,带着手下的弓手,将码头封锁起来。

        避雨亭中,林巡按正襟危坐在一把高腿交椅上,一手端着茶盏,另一手用杯盖轻轻撇去浮沫,那气定神闲的样子,跟慌成狗的郑巡检形成鲜明对比。

        说实话,郑巡检是万万不想趟这浑水的。他的驻地可是在昆南啊。

        十几万昆南百姓都靠大老爷养活呢,自己却带着昆南的兵丁来跟林巡按搞风搞雨。

        一旦真查出什么不利的证据,害了大老爷,自己往后还怎么在锦溪镇混啊?怕是手下这帮兄弟,都会恨上自己的。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虽然巡按和巡检只一字之差,但两人的地位天上地下。

        林巡按的命令他不敢不听,不然当场就能打自己的板子,打完了再奏请扒掉自己的官袍……

        本来华巡检还能派副巡检华谦顶缸,可华副巡检因为和华家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被大老爷派往无锡公干了。

        此刻怕是正吃香的喝辣的,说不定还能攀上一门阔亲戚。从此栖上高枝,走上人生巅峰,把他这个昔日的上司远远甩在后头……

        想到这,郑巡检郁郁的叹了口气。

        哎,华谦容易郑乾难呐。

        正暗自伤神,忽听桥上百姓骚动起来。

        “来了,粮船来了!”市民们纷纷嚷嚷起来。

        郑乾也探头望去,果然看到一艘插着‘伍记’和‘昆山县公干’旗号粮船,缓缓驶过了桥洞,向着北面的至和塘而去。

        预备仓有专门的码头,粮船本不必在此停留。

        林巡按选在这里查验,就是存心要让昆山百姓亲眼目睹,他们信任的大老爷,是如何把他们当傻子一样耍的。

        “停船靠岸!”一艘哨船横在河面上,穿着青色号衣的弓手,手持巡检令牌。“巡检司临检!”

        “没看到吗?我们是给县里运粮的船!”粮船上,押船的正是伍记的管事米老叔。

        “查的就是你们!”码头上,袁方断喝一声。“巡按大人在此,还不立即靠岸!”

        “啊?”米老叔露出惊恐的神情,低声吩咐身旁伙计道:“让后头的船快撤!”

        一看那老家伙慌了神,林巡按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荡然无存,一拍几案霍然起身道:“截住他们!”

        桥南横过来两艘哨船,挡住了后头粮船的去路。

        事实上,这五艘粮船一出苏州就被林巡按的人盯上了。

        而那时,除了徐家人之外,整个昆山还没人知道他今天要验粮呢!

        “看你们哪里跑?!”上进心强的林巡按,感觉自己又干练了许多,已经可以称为‘能吏’了。

        其实粮船又笨又重,就是不埋伏人拦着,它能跑哪儿去?

        ~~

        须臾,五艘偌大的粮船全数靠岸,将码头塞了个满满当当。

        郑乾带着弓手上船戒备,以防伍记的人狗急跳墙,伤害到巡按大人。

        林巡按立在亭中,看着袁方指挥伍记的伙计开始卸船。

        他的身后还站着一群乡绅,大都是投献于徐家的附庸,只不过在徐家‘家人、义男、过继子’的三级走狗体系,仍处在最底层的‘家人’阶段。

        家人者,奴仆也。

        所以他们都是徐家的奴才,自然比不得那些纵火的干儿子们更得徐家看重。

        他们只能敲敲边鼓,还轮不到像义男们那样与闻机密。

        呃,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哈……

        今天,林巡按想要召集本县乡绅来给自己造势,见证自己化身打假英雄的光辉时刻。

        不过考虑到保密起见,他没有知会昆山县鼎鼎有名的顾、戴、毛、周、郑五家,甚至连次一档的支家、归家等一众乡绅也没叫。最终只把徐家在昆山的奴才们,全都弄到码头上撑场子。

        虽然这样一来,就没有县里主要的乡绅捧场,让林巡按感觉怅然若失。

        但此刻他发现,只要有人穿着绸袍子,带着大帽子在场就够了。

        自己需要是‘乡绅’两个字,而不是哪位乡绅。

        没人碍事,更好!

        ps.三连更之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啊!!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