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阁老 > 第三百零七章 吏部行

第三百零七章 吏部行

        四月的最后一天,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三辆漆黑色包铜的马车缓缓驶入了东公生门,来到位于宗人府隔壁的吏部衙门前。

        三天前,赵昊递帖子求见吏部右侍郎王本固,希望能就双方各自拥有的稀缺资源,进行一番有机调配,以达到对双方最优的效果。

        通俗讲就是‘跑官’。

        今天,便是王侍郎拨冗相见的日子。

        让赵昊颇感意外的是,见面的地点居然不是在王本固府上,而是在吏部衙门。

        要是没有王本固开具的请柬,他的马车也进不了有兵士把守的东公生门。

        东公生门内,除了宗人府,便是吏部、兵部、户部、工部、礼部,五大衙门。

        每个衙门外的墙根下,都搭着长长一溜凉棚。凉棚下,排满了来部里办事跑关系的官员。

        这其中,自然是吏部门外的队伍最长。除了正常来办事的官员外,还有大批等候选官的举人、监生和吏员……

        足足两三百号人,把长长的芦棚都塞满了,还有好些淋着雨等在外头。

        看到吏部的差役打开栅门,放那三辆黑色马车径直入内,在门外苦候的人群不禁一阵骚动。

        “他怎么插队啊!”要是官轿,大伙儿也就忍了,但那三辆明显是私人马车好吧?

        “就是。不是说知府来了也得排队吗?”一名知县老爷气呼呼的抗议道。

        “嚷嚷什么嚷嚷!”官差瞪他们一眼,然后重新关上了栅门。

        “人家是少冢宰的客人,能跟你们一样吗?”

        “少冢宰的客人就了不起啊……”等候的人群嘟嘟囔囔,烦言渐消。

        ~~

        马车在吏部衙门口停下,高武和蔡明从前后两辆车上下来,一个撑起巨大的雨伞,一个放下车凳。

        然后两人同时打开车门,一身雪青色苏绣长袍、头戴白玉冠的赵公子,便在赵士祯的搀扶下,缓缓走下车来。

        其实还有十来名全副武装的蔡家巷护卫没有下车。

        赵昊也不想这么高调,但最近和徐家闹得太凶,出门不得不多带点保镖,以免对方狗急跳墙、对他进行肉体毁灭。

        但只有给他打伞的赵士祯,一人跟他进去吏部衙门。高武等人只能在车上等候了。

        赵昊跟着前来迎接的一名员外郎,沿着长廊过去大堂,来到位于二堂西侧的右侍郎衙。

        那员外郎带着赵昊进去衙内,来到签押房外,然后请他稍候,自己进去通禀。

        不一会儿,王本固竟亲自走出来迎接,让赵昊颇有些受宠若惊,赶忙躬身施礼。

        王侍郎那张死板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之所以约在衙门见面,是因为大冢宰也想见见你。”

        “哦?”赵昊闻言有些吃惊,但旋即又觉得理当如此。

        他已经了解到前番廷议的经过,知道杨博意外的挺了老爹一手。

        施恩不图报,那还叫老西儿吗?老杨头肯定是有事要找他的……

        赵昊便连签押房的门都没进,就跟着王本固转回了正堂。

        来到杨博的签押房外,王本固亲自进去问了问,一会儿出来对赵昊道:“部堂有客人,咱们在外头稍等一会儿。”

        以王本固的地位,不至于在外签押房连个座都没有,但一来下雨天屋里闷,二来和赵昊说话也方便。

        赵昊便和王本固并肩站在廊檐下,看着万千雨丝自铅云而下,没入青黑色的地砖中,便无影无踪。

        “前两日收到赵中丞的信,说他业已平安到了程番府,那边的叛乱已经平息,各项事宜都推进的很顺利。”

        王本固从赵锦开启话头,一是两人的关系始自赵锦。二是将赵锦推上贵州巡抚之位,也算王本固的得意之作了。

        “那太好了。”赵昊笑着附和一声,就像自己才刚知道一样。

        “他在信中对赵博士赞不绝口。”王本固瞥一眼赵昊,依然无法将这个故作成熟的少年,与开年以来京城一连串劲爆的事端联系在一起。

        “他还不知道你又干出多少大事儿来呢。”

        “少冢宰说笑了。”赵昊谦虚的笑笑道:“瞎胡闹而已。”

        “瞎胡闹?”王本固摇头笑笑,心说一门五进士也是瞎胡闹?西山煤业也是瞎胡闹?经筵讲学也是瞎胡闹?

        那这世上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在玩泥巴吗?!

        心中吐槽几句,王本固觉得自己不想和他聊下去了。

        不然引以为傲的半生功业,在这眉清目秀的少年面前,会自动瓦解消融个一干二净的。

        他便不再绕弯子了。

        “文选司那边,我已经跟陆铨曹打过招呼。待会儿见过部堂,让人直接领你过去就成。”

        “多谢少冢宰费心!”赵昊忙躬身道谢。

        然后王本固便不再说话,只定定的看着雨丝,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赵昊自然也不打扰他。

        何况赵公子也不是很想搭理,这位颇具争议的吏部侍郎。

        就是这厮当年,忽然半道截杀了汪直,才让东南抗倭足足多打了七年。

        七年里,多死了多少人啊。他却平步青云,当上了吏部侍郎!

        赵公子如是愤愤想着,但当王本固的目光扫来,他便马上报以发自内心的诚挚笑容。

        好歹是在帮自己办事儿的大腿,还是要保持尊敬的……

        不过王本固帮忙,也不全看在赵锦的面子上,还因为赵昊卖给他的卢沟桥煤场股份。

        当然,是按照原始股的价格……

        ~~

        又等了一会儿,杨博的长随便出来请两人进去。

        王本固便整整衣襟,带着赵昊进去内签押房,向天官大人行礼如仪。

        就听一把爽朗的笑声道:“哈哈哈,赵博士不必拘礼。咱们不是头回见面了,上次经筵上,你的风采可把老夫迷得够呛啊。”

        “天官老大人说笑了。”赵昊这才抬起头来,看向那曾被严世蕃评价为天下最聪明的三颗脑袋中的一颗。

        另外两颗是严世蕃自己和陆炳,俱往矣。

        只有白发苍苍的杨博还老当益壮,继续在大明朝堂上屹立不倒。

        面对这样一门山西老炮儿,赵昊丝毫不敢托大,一脸谦逊的再次抱拳道:“晚辈才真是久仰了呢。”

        ps.第二章,求月票、推荐票~~~~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