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709 猛龙过江,蛰伏深渊

709 猛龙过江,蛰伏深渊

        除了监视周朝鲜、丁宗树等人动作外,侯立群、冯文瑄的动态都要注意!

        候立群是台岛商业部长、冯文瑄是台岛调查局长,各自代表两个势力的态度。现在台岛便是两个势力互相争夺影响力的时期!两个势力的态度都很重要!不像十几年后,一家独大,光打就行的局面。

        而政治活动的欺骗性很强,两人都可能说一套做一套,于是怎么勘破迷雾,洞察真相,便是一项大能力!

        谁看得越远、看得越清晰,谁的胜算就越大!

        幸好,越南帮在台岛根基已深,筹备已久,埋下很多布局、暗子。

        候立群那边可以靠“大师”来监控,冯文瑄那边便要靠方国辉了!

        时间推移,两个月后。

        “我明天去台岛休假,港岛方面,你暂时盯一盯。”

        行动副处长,办公室。

        此刻,庄世楷把穿着白制服的蔡元琪叫到办公室,一边取下衣架上的西装,一边回头朝总警司说道。

        总警司蔡元琪表情严肃,神色自若的抬手敬礼“是!长官!”

        “嗯。”庄世楷披上西装,抖抖肩膀,又点头讲道“这回去的会久一点,半个到一个月吧?假期已经报一哥签字了…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不要让我失望!”

        “庄sr,这么久?”蔡元琪表情先是稍稍动容,然后便收住表情“一定不让长官失望!”

        “不过现在台岛可不太平啊……”蔡元琪有担忧的补充道。

        庄sr却冷笑一声“太平老子还不去呢!”

        蔡元琪心头一紧,立即就知道庄爷是当“过江猛龙”去的!而他现在位置不一样,也会再说些什么,庄爷打个电话,兄弟们随时帮你的话语,只是轻轻点头,沉声讲道“明白了,庄爷。”

        如果庄爷真走到要兄弟们过海帮忙那步,庄爷自然会打电话通知兄弟做事。不过以庄爷现在的身份、实力、光台岛的筹码就够他玩了。根本不可能走到那步。

        而且庄爷可不是孤注一掷的豪赌,他也过了动不动就赌命的层次。

        台岛的筹码输光?没问题!直接回港就好,根本不用拿港岛的筹码去赌台岛的局盘!

        因为一句话不值当。

        而以庄系人马现在的实力、体制、守住港岛警队随随便便,压根不需要庄爷担心。

        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地方,随时一个电话、邮件、马上就能获得庄爷批示。

        这都什么年代了?

        庄爷非常信任蔡元琪等人的能力,将来他打算把警队交给蔡元琪扛的,这次就顺便试试蔡元琪扛大旗的水准。

        “干的好。”

        “你就是第二个华人处长衔警官!”庄世楷先拍拍蔡元琪肩膀,再迈出大步离开办公室区域,留下蔡元琪一人满心激动的攥紧拳心。

        要知道,这几年庄爷对于下属升职的提拔很谨慎小心。

        越高级的下属,越难获得提拔。

        毕竟庄爷还不是一哥!

        这是一种规矩!

        不过,作者现在庄爷做稳副处长多年,且和“一哥”保持良好合作关系,也是该把华人提到处长级了。这样才能跟上他的升级节奏,不会有什么断层现象。

        至于对于让蔡元琪守家?他是一百个放心!

        所以,这个“助理处长”等于是他有意赏“阿琪”的!

        “轰!”第二天,启德机场,一架港岛驶向台岛的航班起飞。

        杨建华收到消息,面色平静,轻笑着道“庄警官终于启程去台岛了。”

        “我相信他会处理好关系,给我们一个好的交代。”杨建华轻轻把情报放下,心中对庄爷充满信心。她相信聪明人只会做出聪明的决断。

        事实证明,庄爷会给她一个大惊喜!

        ……

        庄生会启程前往台岛的原因。

        便是两周前。

        竞选活动开始,

        各方展开正式竞选了。

        周朝鲜、丁宗树等人动作奇怪,貌似有什么地下交易,很可能正憋一个狠招!

        庄生再不去港岛坐镇,接下来事情很可能不受控,未来事情会更难搞定。

        他只得出马了!

        画面移到两周前。

        台北。

        桃源酒店。

        酒店一处书房门口,台南帮、松林帮两片人马,各自二三十号人,在书房外的走廊旁排排站好。

        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摘下脸上墨镜,跷起二郎腿,摇着皮鞋尖,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

        这时一名男秘书打开书房门“进来吧。”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梳着大背头,面色不羁的男人低头走进房间…

        “打起精神来!”

        山炮回头朝松林帮的小弟们喊道。

        就算只是一秒!

        也不能让候部长挑出松林帮的毛病,要让候部长看到松林帮的精气神。

        “是!”

        “山炮哥!”

        松林帮的马仔们齐齐喊道。

        山炮则是松林帮的二号人物,帮主周朝先之头马。

        此刻,周朝先走进书房里坐下,只见候立群穿着花杉、短裤、刚刚和几个妞炮完温泉,指尖夹着一支雪茄,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抬起手指向红西装讲道“宗树,那就这样了!”

        随后,候立群再把目光转向周朝先道“朝先啊,你知道,今年为什么选你吗?”

        周朝先脸上露出自信,合拢西装道“因为选我,我会赢!选他。”

        周朝鲜把目光转向旁边的丁宗树,目露不屑道“他会输!”

        台岛四大帮中,越南帮、三联帮排名一二,松林帮、台南帮排名三四。

        原本松林帮和台南帮作为两大后起之秀,实力是差不多的,可惜几年前松林帮的丁宗树跟错人,选了一个倒霉老板,自从那个老板倒台以后,台南帮实力就衰退不少,直接给松林帮甩下一个身位。

        周朝先看不起台南帮没问题的,看不起丁宗树更是骨子里的!

        “哼!”此刻,丁宗树表情不爽,冷声一声,目光刮过周朝先。

        候立群却表示认同的点点头,拿起一根抛向周朝先道“你的想法和老板差不多,所以老板才选择你。”

        周朝先抬手准准接住雪茄,放在鼻稍前划过,轻轻一嗅,再把代表权利的雪茄收进西装口袋。

        候立群转头和丁宗树讲道“你就明年吧!”

        这种明年不是承诺,而是一个托辞、台阶。

        因为权利的游戏,只有现在,没有明天。

        丁宗树用拳头懊恼的锤着沙发,候立群接着讲道“这次你出来选花了多少钱?”

        像这种失败者的懊恼,他算是看多了,一点没有放在心上。

        只要把双方人马都安排好,利益都分配均匀,别搞出大事情就好。

        何况,丁宗树只是现在,接下来周朝先还是真的懊恼!

        要是丁宗树乖乖退。

        反而是被救了一命,能有一个好下场,明年没机会,三年,五年,十年总归有机会嘛…

        “一千五百万。”丁宗树抬起头讲道。

        候立群点点头,再看向周朝先道“朝先啊…你准备两千万,明天给宗树送过去,另外你再准备一笔钱,规费你懂吧?”

        “具体的数目我明天告诉你。”

        不管是规费、献金、黑金…

        各种名头。

        为非是指一样东西——金钱、利益!

        从北方到东南。

        这些人骨子烂透了!

        “懂!”

        “候部长!”周朝先适时的站起身,戴上墨镜,向候立群躬身感谢“多谢部长提拔。”

        “嗨。”候立群惭愧的摆摆手,旋即丁宗树也站起身,他最后交代道“你们出去都安抚安抚兄弟,不要在外面蠢蠢欲动的,市民们看到都怕!你们还怎么为民请愿?”

        “是,候部长。”周朝先和丁宗树齐齐应道,旋即会议结束,事情落拍,两人双双转身,合上书房的门,离开。

        候立群则望着两个人的背影,冷笑一声,掐灭雪茄。

        想要上位的人就不能怪社会险恶,你要怪社会险恶,你就滚回乡下去种田吧!

        他一点都都不会为“周朝先”和丁宗树布下的阴谋感到内疚。如果要怪就怪他们出来选,既然敢出来选就要有被玩的觉悟!

        没点觉悟也配出来选?

        另外,他表面上让丁宗树不要选,把席位让给周朝先,实际上就是拿准丁宗树和周朝先的性格、恩怨、没把事情弄的太明显。

        丁宗树一定会继续跳出来和周朝鲜争!

        他敢保证!

        最后又是一番狗要狗,两败俱伤。

        而那时,他就能把席位乖乖献给庄生,让刘小姐上台。

        而周朝先、丁宗树、玫瑰等人会围绕着候立群布局,不是因为候立群商业部长的身份,而是因为候立群是今年的代言人。

        他这个势力老板选的代言人!

        某种意义上讲,谁想拿席位都要老板点头,不是候立群背后的老板,便是冯文瑄背后的老板。

        不过,候立群的大老板和社团会关系,会给社团席位,冯文瑄背后的老板不会给而已。

        还有一堆身价干净,商界、学术界的人,正围在冯文瑄身边!

        这两个代言人戏也不少。

        毕竟,对于每个势力而言,每个席位都至关重要,需要争一争。

        台北。

        海边别墅。

        “庄仔!”

        “好久不见啊!”

        洛哥穿着西装,头发花白,张开双臂,上前给庄sr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庄世楷却摘下墨镜,抬高双手,大笑着道“我可是一下飞机就来你这儿来了!”

        “而且我还准备长住不走了!”

        “记得帮我保密啊!洛哥。”

        “你这家伙。”洛哥一听就知道庄仔的想法,抬起拳头锤锤他肩膀道“猛龙过江还要蛰伏深渊!”

        “我算你服你了!”

        scrt()scrt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