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医毒妃 > 番外15 下一个到来的,会是谁?

番外15 下一个到来的,会是谁?

        “阿珩,你在西我在东,那这片无岸海的南北两岸,也肯定是有大陆的吧?”

        白鹤染站在海边,掂起脚往远处望。

        可惜夜里的无岸海一片黑暗,除了波涛和停在不远处的大船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

        “你来时,那个亭子还在吗?”

        她问凤羽珩,“温言立的那个亭子,还在不在?”

        凤羽珩看向她,脸色不是很好。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白鹤染往前跑了几步,可惜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别看了,那间亭子已经不在了。”

        凤羽珩轻轻叹息,“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力量能够对抗玄脉夜家,但除非那亭子是温言自己撤走的,否则很大概率是温言出了事。

        立亭子的人出了事,能力支撑不下去那间亭子,所以它不见了。”

        “温言能出什么事?”

        这话刚出口,答案就呼之欲出,“你的意思是……跟我们一样?”

        “有可能。”

        凤羽珩分析,“现在已知的,你,我,还有卿卿,五脉来了三脉,那另外两脉还会远吗?”

        “可这究竟为什么?”

        这是白鹤染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情,“在前世时,你最先离开,事后我们四人一直都在追查你的死因。

        疑点很多,他杀几乎是肯定的。

        可惜我没能等到给你报完仇,就也跟着没了命。

        到了这里后,已经顾不得前世因何而死,反到是想不通,为何我们死后,都来到了同一个地方。

        阿珩你说,这会不会又是一场阴谋?”

        凤羽珩伸手握住她的肩,“阿染,冷静,暂且抛弃你的阴谋论。

        前世上面的人想要除掉五脉肯定是真的,可他们并没有能力算计到我们死后会如何,甚至他们根本想不到人在死后还能够得到重生。

        所以我认为,死,肯定是被人算计的,但是来到这里,怕是天意。”

        “天意吗?”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说起一番话:“斗转星移,问天买卦,两仪四相,宿命天定。”

        凤羽珩一愣,“风家的十六卦言?

        为何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我在这里遇到过一个人。”

        她看向凤羽珩,目光中带着几许期待,“阿珩,他是一位卦师,会卜风家天卦。

        他同我说过,许多年前有一位风家人来到过这里,教给他卜算的本事。

        他还说,风家先祖说风家天卦会借他之力永世流传,又或者风家能借他之力得以回天,福泽绵长。

        阿珩,风家先祖来过,你说凤爷爷也来过,再加上你、我、卿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即使有借尸还魂这一说,难不成我们全部还魂到一个时代、还魂到互相通传的大陆,也只是巧合?”

        她的话让凤羽珩也沉默了。

        怎么可能只是巧合,一个两个是巧合,三个也勉强说是巧合,眼下这么多人了,怎么可能还是巧合?

        又或者……“你能来到这里,是卿卿逆天改命唤你而来。

        那是不是说,你的到来是因为卿卿来了?

        而卿卿的到来,是因为许多年前那位风家的先祖。

        至于我……是因为爷爷?”

        “说不通。”

        白鹤染,摇头,“阿珩,说不通的。

        这都是我们努力寻找的理由。

        可说到底,这样的解释我们自己都不信。

        风家先祖为什么来?

        凤爷爷为什么来?

        都没有根源。”

        “可如果不是巧合,又是什么呢?”

        凤羽珩也是迷茫,这个问题她这些年想过无数次,没有一次想得通。

        她再问白鹤染,“若不是巧合,还能是什么?”

        “还能是……”白鹤染顿了顿,眸中有光亮闪了一下,“还能是一种力量,将我们全部都拉到了这个地方。

        阿珩,我们五脉之中,哪一脉具有这样的力量?”

        凤羽珩“呀”了一声,“你的意思是……玄脉夜家?”

        白鹤染笑了,“阿珩,继你我卿卿之后,你猜猜下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会是谁?”

        凤羽珩想了想,“你的意思是……温言?”

        “海中亭消失了,我们大胆地猜测是温言在后世遇到了危难,那么如果她挺不过这场危难,很有可能也将要来到这里。

        又或者是,已经来到了这里。”

        她一边说一边手指向无岸海,不再单指前方,而是划了一个圈。

        “你的大船通了东西航线,可是南北呢?

        无岸海的南岸北岸为何凭你之力都走不通?

        又为何在你我到来之前,东西两岸也是不通的?”

        凤羽珩明白她的意思了,“之所以通连,是因为你和我,南北岸之所以不通,是因为缺少媒介。

        而这个媒介,有可能就是温言和……卿卿?

        不对,那惊语呢?

        海有东南西北,隐世家族却有五支,那么灵脉慕家呢?”

        “有可能……有可能是这个天下还有我们未知的地方。

        阿珩,如果我没猜错,之所以我们都会来到这里,极有可能是玄脉夜家动用了极其强大的力量,为我们五个家族都留了一个绝地逢生的机会,留了一处死后复活的地方。

        我不知夜家为此付了了怎样的代价,但是我们所有人都要感谢夜家,至少没有夜家,就没有我们这一世的人生,没有那几个可爱的孩子。”

        白鹤染去握了凤羽珩的手,“虽然我很不希望她们也在后世死掉,可如果死过之后又能在这里重生,我反而是有些期待的。

        只是……阿珩,后世的白家是没人了,但是凤家人还在,风家夜家慕家的人也都还在,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离开,他们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

        上面……会不会将手再伸向他们?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是最坏的一种结果,那他们的人生,还有再重来一次的机会吗?”

        凤羽珩看向她,目光中带着隐隐绝望,“阿染,你相信玄家在后世那种灵力完全消失的环境下,能力能够强大到护住五脉所有的人吗?

        不能的,阿染,除了我们几个,其它人的命运,怕就只有那一世了。”

        白鹤染蹲下身来,双手掩面,有眼泪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凤羽珩将一只手按到她的肩上,轻轻地说:“不要哭,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爷爷早就说过,隐世五脉的存在本就是有悖天道,人不收天也要收。

        好在我们都还在,只要人还在,生命就是有希望的。

        待到五脉聚齐,无岸海彻底通航的那一日,这个时代将会爆发出它真正的光彩。

        阿染,我们等着看吧!”

        等着看吧,总有一天,五脉重聚,地覆天翻!                                ……                                新~书先导篇——                                无岸海以北,有国名曰“齐”。

        海北大陆,齐国为首,数小国为辅,年年朝贡,岁岁为臣。

        史称,北齐王朝。

        北齐国都临安城,位于整个北齐国的东北部地区,是北齐国民人人向往的圣地。

        临安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稍小一些,被外城环绕保护在中间。

        生活在内城的人非富即贵,贵是显贵,富是豪富。

        所有在京官员的府邸都在内城里,北齐一品将军府夜府自然也在其中。

        北齐皇帝英勇好战,野心极大,早年为收服周边小国,战事不断,这其中多数战役都是一品将军夜振威打下来的。

        近十年,该打的地方也都打完了,夜将军着实过了几年安稳日子,还给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夜温言订下了六皇子这门亲事,只待温言十五及笄,嫁予六皇子为正妃。

        却没想到,他竟在自己五十三岁这年暴毙,他的孙女夜温言也在这一年,穿着一身血红嫁衣,被人抛尸荒野……                                ……
    一秒记住本站网址:www.duduwo.com  读读窝手机网址:m.duduwo.com